亂世紀往 | 紀年 | 西鎖簧村  |  旅漢日記 | 赴蘭日記 | 台灣日記 | 新竹 | 暮年拾零 | 家庭 | 海峽彼岸 | 子玉書法   |  食譜剪報

山西平定縣西鎖簧村 李若瑗 回憶錄


台灣日記
  繁體 | 簡體
1970
1月  2月  3 4 5  6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 月   1971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1970年8月 

一日星期 並有風沙

  廠中工員在如此燠熱天氣,再加廠中瓦斯氧氣等所發之高熱使得每個工作人員都是汗流浹背,尤以女工員為甚,因為她們不能穿衣太少,故比男工員更熱更苦也
  自從蔣先生出國後,廠中經濟至為拮据,周轉金也周轉不靈了。昨晨發了三個讀夜校工員工資二千餘元後,更是沒錢了。今日數工員借支,乃由徐小姐處借來500元及楊先生(昨日)借來五百元,左手收入,右手就借給李領班了
  上下午都在灼熱之中核算五,六兩月份點心費,必須將每人滿三小時者,才得打付點心費2元,又加七月份者,算來十分吃力。其次再算加班點鐘,並補入上月少算者,核算工資,不算不忙
  五時下班後,小劉,小王站在門口等交通車,小劉朝我訕笑,可能有譏笑之意。我看得出,而小王走到屋子後面又回頭看我一眼,我實在忍俊不止了。

二日星期日 在新莊,天氣不熱

  昨晚搭公路慢車於八時半許抵海山里下車,天降小雨。
  今天登上公路車的時候,馬上覺得腿肚轉筋,乃在車上設法矯正,終屬無效。晚間回家後,趴在床上將腿左右轉動,果然被我矯正。當時在海山里下車時,幾幾乎
摔跤。在車上矯正腿部時,又不見了車票。終於在前座座腳中間看到。下車後因行走困難,乃取箱中照像架拉長,權充拐杖。路人看了都不知其所以然,而報以驚奇的目光
  上午至當舖將存款萬元提回,並在一銀樓換了35元及1元以下硬幣等約20元。後來覺得不夠零用,乃乘車到機場兌換,但服務人員說是沒有,將來到美國機場後可以兌換云云

  返家後,即將萬元交翼軍,連昨日提回者,共15000元,差不多已可換美金400元矣。而蔣太太之2萬,已於昨日取回,所寫借據,亦被蔣先生扯了。

三日 星期一  下午陰雨

  今日因腿部仍未癒,乃至“尚武堂”接骨所治療。先生不在,由太太下手來用藥酒按摩,一點沒用。而她的指甲又尖又長,又塗著淡彩的漆,看來不是治傷的,乃請其拿藥酒一瓶了事
  上下午均在計算工資。因有一部分工員未定工資,陳先生也忘了。到中午核定好後,他又說章先生看了再定。下午看了,已是下班時分。晚間吃過飯後,又回廠中工作一番。
  今日交給“梅園”包飯款後,就定八月四日開始吃飯,為期一個月。至於今日晚飯,是在“京滬”吃的,一吃吃了23元,口味尚好,但油太多。吃上一個月恐怕要胖了。所以“梅園”的菜,油少肉少素菜多,吃下來的結果,不至於胖,也不至於缺營養,乃決定交錢了。
  今在“京滬”吃飯,老闆拉客,邀請在他店包飯。一方面怕吃胖,其次他已來遲一步了
  寄翼軍一信,言右腿作怪事,並著小瑗同看。

四日 星期二  晴,有風,不熱

  今日上午製工資表,共計73500元
  近日公司在新建一樓前面裝置機器一套,仍製C7燈泡。將來二三樓分製C9及小電泡
  工資表製好後,就請周先生寫薪資袋,至下午已寫完,以待明日發放
  七月份之工資表內有領班李君之加工11個工@100計1100元,收回還他借支一部分,以後二個月,仍將如此做法,收回他的借支。(在三星廠的工資,實係為光裕而早日延請者,自當歸光裕負擔才合理。蓋因陳廠長為人熱心,先為延攬領班,而光裕未開工前,亦不欲接受,故有此次之變通辦法。
  七月份工資第二個特點為補發五至六月份點心費。每晚加班滿三小時者,在收工後,要吃麵點。如有不用點心者,折計點心費2元。但超過3小時時也是2元
  另一特點為七月份之工資表內,有補發6月份?發者,及加班少計一小時者

五日 星期三   晴朗,有風  庚戌七月初四日  小瑗偕母來竹辭行

  今日為最忙的一日,尤以下午二時許翼軍偕小瑗來廠辭行為最高潮,因余剛剛從銀行提現款八萬多元返廠,正準備分發八十餘人的薪資時,他們來廠,真是急死人了。我就對翼軍說“你們趕緊先到劉太太家休息,我此刻為最忙碌而又緊張的時候,真是對不起得很。你們在此,我心不安,將無法工作。因為在此後二小時中,如一不小心,把工資發錯了,再重複第二次點數,那將是手忙腳亂,錯多對少,而不堪設想了”翼軍知此情形,也不見怪就去劉家了。
  發完工資後,於五時半赴劉家晚餐,七時許乘車偕小瑗至陳接賢家辭行。七時半返車站,小瑗乘當時開的慢車返家,我即返寓休息,翼軍宿劉太太家。

六日 星期四  晴明,熱

  上午偕妻先拜訪章太太,然後乘公車去楊先生家,又至陳榮(?)謙太太家。余先偕楊先生返廠辦事後,於十一時半至陳太太處,再偕妻乘三輪車至水田街陳廠長家,隨即午餐後,由陳廠長僱車送余及妻至金城新村。
  下午下班後,翼軍即來寓找我,並偕赴車站乘十九點五十二分對號車返北
  小瑗這次出國,不知何時再能見面。三毛亦有此感,必欲在出國前一聚為快,而他剛入營服役,未便請假,所以要小瑗去一趟,不知小瑗能否抽空看看他。但三毛明年如能出國,兩兄弟倒是有可能聚聚的。我們老倆兒就不然了。翼軍高低血壓很靠近,是最危險的現象,而我雖較為健壯,但畢竟年歲高了,兩腿就是明證。如不走路,兩腿就好好的。否則上午好而下午壞,就是因為上午前,有一夕的休息,而下午已是疲憊不堪,血液循環尤其不良,因之膝部就要發生“錯筋”現象

七日 星期五  悶熱難熬  庚戌七月初六日

  今晚返寓後,給三毛寫一信,給他談申請哈佛的事情,應鼓足勇氣向它進軍。  三毛不能請假,小瑗可以去見見他。一方面小瑗遠行。假如三毛能明年出去,相隔也要一年的時間。再一方面,手足情深,各人此刻都沒有深交的對象,所以兄弟之情,格外純淨。
  上午整理文件,購買應用物品。下午赴新竹市區 一。洗公司執照照片,二。購買茶葉及毛巾,三。在新竹客運公司申請回數票證明  以上三事辦竣後,就乘公車返廠
  工廠廠房興建,進至最後階段。已在三樓頂上打釘木模,安置鋼筋,可能一二日內,在三樓頂灌注水泥。彼時就大體上工程完竣了,餘下來的,就是內外的裝修了
  工廠機器做C7電泡的,原有兩套,日出8300枚,最近一樓前面,又裝一套,以增加C7電泡之產量不久即可裝好,開始生產。

八日 週六    在公司研究轉賬方法

九日 星期天  由竹返家,見小瑗與三毛正填與三毛申請的表格。天氣燠熱。因垃圾堆煙霧順風吹來,祗得將門窗關緊,以防其侵襲,電扇全開動,但仍熱不可當

十日 星期一  晴熱

  昨晚返寓時,已十時許。觀光號從19.45開,至竹21.05.途中板橋中壢都停。總不算慢。  在車中整個時間,都在低迴潛思地琢磨搞帳辦法,真是所謂“大膽地假設小心地求證”而“上窮碧落下黃泉”地搜索淨盡,無一最妥善辦法,祗有用折衷方法來設計處理了。
  今日上午,即在擬具方案,並舉數例用符號說明。俾正副帳均能各得其宜,但不知楊君看了,以為如何
  下午辦公室受工廠熱浪進襲,一進去就出汗,好在桌上寫東西,兩肘下非墊東西不可,不然,即所寫文件,盡被汗濕。 於是拿著蠅拍,到處拍打,以消磨時光
  今晚工廠加班四小時,明日再加四小時,即可提前完成陰曆中元節(七月十五日)的工作。我因無事,乃赴“一流理髮廳”光顧,與理髮小姐談台灣人認義父母之事,余亦可聊吐胸中之積壘,她們也笑得前仰後合的。

十一日 星期二  晴熱,晚小雨

  今日將昨天晚上擬好謄清之帳務處理辦法,交給楊先生,請他看看可否採行?
  昨天為了今晚加工吃晚飯問題,偶與小鄭(同事)相遇,約在今晚吃麵。下班後(下午五時)我又遇見他,馬上要他兌現。他慨然應允,並先騎車出去,回過頭來望我,我也騎車跟著他一道並排前進。一路上大家談著閒話,很是快樂。他是陳昭卿的表弟,陳的父親是他舅父。他住在火柴廠下坡處的農村中。他很和藹客氣,頗 逗人喜歡。記得二月間余來廠時,除同他目光碰在一道時,就有羨慕之意。他比小王穩重而踏實些。不一時就到“梅園”了,我要了牛肉麵,他說不吃牛肉。台灣一般農家,都不情願吃牛肉,這種習俗,與我理想實相吻合。我老家老驢死後,便抬著拋入煤井深處,而驢肉我曾吃過,美味極了。結果吃了鴨肉麵。今晚吃麵後,我一個人模著去了清華大學“梅園”並在墓園乘涼半小時許,才有一對情人來遊。

十二日 星期三  大雨

  從晚十一時起,天降大雨,一直不停,至今晨八時半許始止。晚間三星及光裕都有人加班。六時許余乘單車赴梅園吃飯。返時,並帶給小王包子等食物。其時雷雨大作,突然一道閃光,一個迅雷,電燈全滅。大家祗有藉著瓦斯火光暫時休息。但至八時半(七時三刻停電)尚未復明,大雨稍息,大家才分別下班返家。我送小王等到公車處始返廠。但人返家後,電已來了,已八時三刻矣
  下午至華銀取一票據信用狀,送至楊先生家中,給了楊太太
  晚間返寓,與翼軍及小瑗各作書一封,痛言小軍之變,並要小瑗安心讀書,不可以我等生活為念。必要時把房子廉讓,我自謀生活,妻出外幫傭,並托他們(三毛)在學成及經濟有辦法時,先將翼軍接出,主持家務,然後再找對象,必能找到賢良者
  並要小瑗告小軍,要他在台灣中央日報登一啟事,曰:“茲與李若瑗君脫離父子關係,特此具告諸親友,李偉宗啟”

十三日 星期四  陰無雨

  工廠三樓頂上之水泥,於數日前已打好,祗待裝修內外部,就全部落成了。
  第三套C-7
  1/2機器今已開車,生產電泡460個,惟新的機器不太流利。
 
C-7  1/2彩色噴漆已裝箱電泡共計519000餘只,計有500,000只今日上午請檢驗局人員來抽驗,並將每箱都封起來,以待驗後合格才设封准予出口呢
  楊先生下午告我說我擬的表裡轉賬的方案,說那麼做吧。
  接蕭歸住君一信,請約定時間,來廠參觀介紹。一二日間,余即通知他由桃園前來參觀,但是以備取名額方式,並非公司已經錄用人員,並將其身份證登記下來
  昨晚小王加班,我確實的問他要不要我請他吃小籠包,他才說:“好麼”兩個字吐出口來。在我去吃包飯返廠後,帶來包子給他,他連謝字也沒說就接受了。小王真好像我姨表弟,說話聲音同面貌,都是畢肖我姨表弟的。真是俏皮活潑而可愛極了。他若是女孩就好了,一笑。

十五日 星期六  晴熱

  下午至車站購一7.52對號快車票一張,準備返家,並告知“梅園”停伙二天(16-17的)十六為公休,十七日為補七月十五中元節之假期
  晚間下班後,工人因返家,有數人借款,但光裕周轉金已罄,乃向光復蔣小姐借2000元備用。
  六時至“梅園”吃晚餐後,即騎車至車站乘七時五十二分對號快車返北。臨窗座位為一少婦,帶一小孩。該婦將 小孩足向余伸出,我未反對,抱了一陣子後,小孩果然不慣儘抱一邊,哭嗓起來。我乃協助她將很重的包袱置於車架上,左臂因之錯筋,疼痛難忍,但我咬緊牙關完成其事。事後咬牙閉氣忍痛一刻鐘,痛始稍止。到台北車站時,又將包袱拿下,在途中互相調位子,以免小孩吵鬧,一路跟她談話,頗慰旅途寂寞。她是來新竹回娘家的,現在在新竹,不比以前雍南工廠時代,互相講話,都慣用國語。而前十年之一問三不知的情形,可說此刻是沒有了

十六日 星期日  晴朗,不太熱 小瑗出國

  早晨起床後,就到街上購物,持著小瑗寫的單子,先在樓下對面買些供祖之物(包括水果香燭鞭炮)然後乘門口新開的“瓊林-中山橋-台北”路線公路車赴北,一下子就到南洋百貨店購領帶(?),頭臘,梳子等物,返家給小瑗帶上
  中午祭祖(中元節兼小瑗出門)稍憩後,於二時半乘瓊林線車赴台北西站,然後換計程車赴機場,但飛機標示牌上寫著“環球742 20.35開”原來訂票為四時半,乃將行李過磅暫放該辦事處,然後等待辦手續。黃啟光夫婦先至,龍家夫婦,蔣時聰夫婦,夏家夫婦繼續來了。但飛機改晚,乃請來客早回,以免久待困頓疲乏,隨將客人送出後,至黃家吃晚飯。
  小瑗同學來了七八個人,也被勸送回去,以免久等不敬。  晚飯後,黃家夫婦及妹妹,分乘兩車抵達機場,約在八時半飛機始降陸,停在最右邊,於是在樓下辦好機票及座位,於八時半出境(走下出境甬道至檢查室)因飛機吼聲太大,小瑗站在下面,祗招招手而已,於九時許登機,九時十分,飛機已起飛矣

十七日 星期一  晴明

  昨晚送走小瑗返家後就睡覺了。晨起甚晏。約九時吃早點後,乘車赴胡家致謝(胡先生20元大小姐400台幣,二小姐美金10元)出來後返家午餐,並於午睡後,於三時許,至龍家致謝,四時至蔣家致謝,坐談至五時辭出。至西站時,余與老伴,有點依依不捨的樣子。今晚我返新後,她打算約沈家小妹作伴,因一個人睡一個大房子,她也膽小害怕。此刻小軍在洛杉磯,小瑗在飛美途中的太平洋上空,三毛服役清泉崗。我將與她分別,到新竹,但此時(五時)小瑗已到洛杉磯數小時了。那裡可能是夜間一二時呢。也不知他能否找到小軍,但這次小瑗出國,面色甚好,精神亦佳,大家都說他很漂亮
  我是坐直達車返竹的,此刻在此寫日記,已是晚間十一時半了,吾將入睡,就此擱筆

十八日 星期二  下午有小雨

  公司上午九時,有一安?小姐來上班,銘傳夜間部畢業。她將代我記賬及管出納
  上午及下午,都在製八月份傳票。根據籌備帳的傳票,製正式帳傳票,也是不很簡單呢
  從2月27日起,已將籌備帳傳票轉入新帳者,已至四月底矣。
  晚間返寓,給翼軍一信片,片曰:
  “翼軍:別後我至小館吃了生煎包及酸辣湯,旋即乘對號快車返新竹。
    不知怎的,步下2路的大有巴士後,自然而然的感到一種輕鬆的,而且依依不捨的感覺,一則可能是送走小瑗有一種盡到責任的滿足感,一則是返老還童地恢復了我們在渝時的祗僅我們兩人的寧靜與親切的感覺。此時正好似枝頭的一對白頭翁。
    子玉  59年8月18日晚”
  今晚吃了兩個甜瓜,太硬了。吃到第二個時,就用湯匙挖著裡面的肉吃,靠後的瓜?就拋棄了。

二十五日  小瑗安抵密大

  翼軍將小瑗安抵密大的第一封信寄給我,並將她寫的半封郵簡寄來,以便我將另半封寫好寄出。

二十七日 星期四  晴熱難熬

  上午瓦斯公司來勘察地形及視察廠中情形。看完後,接近中午,這個時間很不好意思,因有意圖接受招待之嫌。工廠是沒這樣做的。
  下午松江公司來人。楊先生要我開一支票計71500元。並請其補開發票因發票開了三星電器廠
  為了找尋富有行收入松江鍍鎂絲的收據,找了半天。結果是從董事長往來文件卷中找出來。這是新來的安小姐歸錯了檔,真是急死人。
  公司廠房之二三樓外牆,洗(?)石子今已做好,似甚漂亮。但自己一想,與楊先生是不投機的。由公司成立至七個月後的今天,貨已出口50萬,房子也蓋好了,而自己也幹不成了,多傷心。我一生未被人申斥過,也從未申斥任何人。這次遇到楊君,當我是不懂會計的,當我是奴隸,真是出人意料之外。與這種人相處,將減壽二十年,何苦來哉。

二十八日 星期五  晴熱  庚戌七月二十七日

  今下午經濟部來視察工廠
  上午又與楊君口角,起因於丟失傳票,問他有無看到,就招致了誤會,說我不該問,意指是他丟失了。與這種人不能講話,一講就怪他人不對而冒火生氣,懷疑而猜忌,確實再難相處。我告他說:“我記憶力太差,恐怕對公司誤事,所以我不能再幹下去啦”他也沒說什麼。  午間又同陳先生講同樣的話,陳先生這人重感情,馬上眼睛就紅紅的了,但也沒說什麼。我準備明天向楊君交代的日子,以便馬上交清,則無職一身輕了
  接三毛一信片,說我去的兩信都收到了,照片也收到了。點唱機在他那裡公家有,也要我不必買云云
  晚間赴新竹看照片。在機場送小瑗的照片有幾張很不錯,我又加洗了20餘張,以便存家及送朋友
  我將帳中的我出具(?)開的領款單都取下來了,又將副帳的圖章也塗掉了,以免日後出麻煩。

二十九日 星期六  下午陰,下班時大雨如注

  上午赴新竹客運寫回數票證明單。今日辦陳先生?息八月份的900元,係即期支票。
  下午將六月份以前之傳票,完全製竣,並交楊君蓋章完畢。  八月份之傳票為最亂之一月,其因如下:1.蔣先生出國日久未返,以致他行前所蓋之空頭支票五紙有關之傳票,均用鋼夾夾起來,並標明紙條,等待他返來時過目。因其中尚有七月份的,也不能編號記賬。2.公司自八月四日起,由稅處核准開始設帳,故需趕製新傳票。3.傳票與舊賬分清。根據舊票製新票,如翻修西服,拆掉再縫起來,十分繁複,製來不易。4.此刻傳票分為 a已改製作廢者。b八月份新製者。c??傳票。d七月份傳票。e等待蔣先生過目傳票。f等章先生蓋章傳票
  下午乘車返家,翼軍發燒,起源於小瑗行後之第一晚上,當時不覺得,實際她已老邁不堪,而余之身體尚似年青人的。二人不能相比從此余實際上已是一個無配偶而急需配陽而得不到的鰥夫,苦哉

卅日 星期日  台北小雨有雷,新竹大雨

  竟日在家陪伴翼軍。晨起她即去看醫生,謂係腎臟炎,此刻服藥,小便次數減少,體溫38度,不悉何故未退燒
  中午我煮稀飯與她進食。早點為她買來的油條,飲牛奶
  三毛小瑗都有信。李家給小瑗的彩色照甚佳。余促翼軍要底片,以備加洗
  下午三時半步出家門,在台北市區蹓躂一會子,即至中山堂“民眾食堂”,喝牛尾湯又赴川館吃素水餃及“南美咖啡”飲熱咖啡,他們的冷氣太冷了,喝下熱咖啡去正好,秒極!
  乘七時快車返新竹,至竹時,單車漏氣不能乘用,乃乘客運返寓。購麵包香蕉等數事,以備明晨早晨
  此時已晚十一時矣

卅一日 星期一  晴,悶熱,小雨

  上午赴新竹取款,交電話移(?)機及副機費,買茶杯一打,交裝飾燈公會證書等件。並在“蘇皖豫餃子店”吃水餃,至下午二時半始返廠
  下午時間用在盤存原料及指導安小姐製工資表上
  晚間赴新竹理髮修車。單車自返家後,即寄一車店。禮拜天晚間返竹後,即發現車子前胎漏氣,輪圈破裂,似係該寄車店有人騎出損壞,但因該車過舊,亦不敢確定,祗有自認倒霉,換前輪所費不貲。
  洽好修車後,余即赴市理髮,頭髮理好,趕赴車店,車已修好了
  這一次返家洗髮後,內人發現我白髮多了。這確是真的。有生以來,沒有像在光裕這樣自己能感到忙過。在雍南時年青,隨忙碌是一樣的,但沒感覺到太忙。因為在雍南(雍南化工廠股份有限公司)有時能到家裡休息一會,在光裕(光裕電業股份有限公司)就無此方便與自由了,所以頭髮不白才怪。

李耀宗謄寫 2012年5月27

[返回頁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