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紀往 | 紀年 | 西鎖簧村  |  旅漢日記 | 赴蘭日記 | 台灣日記 | 新竹 | 暮年拾零 | 家庭 | 海峽彼岸 | 子玉書法   |  食譜剪報

山西平定縣西鎖簧村 李若瑗 回憶錄


台灣日記
  繁體 | 簡體

1970 1月  2月  3 4 5  6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 月   1971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1970年(民國59年) 5月

一日 星期五 晴和轉暖
  本日氣溫甚高﹐我穿襯衫打領帶上街﹐十分合宜﹐台灣天氣頗多特徵﹐此時颳東南風﹐寓所地面就濕濕地﹐好像在家裡下了毛毛細雨﹐這道理很簡單﹐東南風既熱又含水份多﹐一遇到家裡地下的剛過了寒冬的冷地﹐就等於夏日裡從冰箱中拿出了一瓶汽水來﹐冷遇熱當然瓶面起霧“出汗”﹐如露水一樣﹐所以我們大陸來的人﹐形容此刻地面濕為“地出汗”季節﹐尤其在廚房中﹐地面不無含有鹽份及塵土時﹐可能猛一不防就滑倒了
  此刻台灣天氣的特徵之一為﹕一雨便成冬﹐一晴如盛暑﹐今天天氣就好似暑氣蒸人﹐在我于晚九時二十分最後一班車回新竹時﹐車中人多﹐儼然溽暑﹐車過中興橋時﹐我就想到必可涼快一點﹐但衝進來的風是熱風﹐趕到過龜山時﹐亦未覺得涼快﹐一直到新竹﹐還是熱得有點發暈
  今日下午在家改換電視天線﹐故得坐末一班車﹐但車行甚速﹐至新竹共用去一小時四十分﹐余于晚一時許始入睡

二日 星期六 晴明悶熱
  昨日下午一時許返家時﹐一進門三毛就告我說﹐他托福考了個A﹐我說你們兄弟太膽小﹐小瑗就不敢申請大的學校﹐以為怕[]垮﹐哥哥當年考得交大電機研究所第一名時﹐還說不是他吧﹐恐怕是同名同姓吧等等﹐看樣子三毛如能申請到大的學校時﹐大使館可能通過﹐允他深造﹐否則較小的學校﹐大使館就認為是平庸之才而因兩個哥哥都出去了﹐怕我們移民﹐可能不通過﹐我同翼軍(我妻)說﹐將來小瑗返家後﹐一定要同他說明白﹐假如日後(明年)三毛不能出去﹐你于修完碩士後返台做事﹐讓三毛出去修個學位﹐然後他回來﹐你再出去﹐假如三毛能出去﹐家中只留兩個老人﹐誰照顧呢﹐所以說﹐三毛不能出去﹐留他在家﹐也就罷了﹐如你們兄弟都出去啦﹐為了日漸衰老的關係﹐有兩途可循﹐(1)你回來台灣﹐與我們共同生活﹐(2)設法把我們弄出去﹐同你們共同生活﹐撿個華僑多的地方﹐住住也是很好的﹐總之﹐不能說你們兄弟個個出去了﹐留我們兩個老人孤獨地活在這人間呀!

三日 星期日 晴明 室內華氏82度
  今日已如夏日﹐晨起即看到屋瓦陽光艷如玫瑰﹐馬上就有一種暑氣蒸人的感覺﹐乃穿了一件英隆絲白襯衫﹐打了個尼龍深紫色領帶﹐夾了金色的領帶夾子﹐提起這種夾子﹐乃是民國五十六年暑假期中﹐小軍返國結婚以前﹐大家都把外表整理一番﹐小瑗做了一套夏季西裝﹐當然翼軍做了一件旗袍﹐我是什麼也沒做﹐只是買了三個金色領帶夾子﹐三毛﹐小瑗同我一人一個﹐另外﹐三毛的表換了表殼﹐以及翼軍﹐小瑗同三毛都換了手錶表鏈﹐以驅除走到人前那種寒傖滋味難當
  小軍結婚前後﹐我感覺到家庭之間的感情與利害等等﹐有些變化﹐小軍這孩子小時候聽話極了﹐我是百分之百的深愛著他﹐但為了管教養[]﹐當然不能凡事順著他﹐這是父母的責任﹐決不能為了愛孩子﹐而稍微放任過他﹐因之他亦不敢做此想﹐小時候他是讀書既用功﹐生性亦極醇厚﹐看不出他長大了有什麼變化
  但在台大二年級的時候﹐我同他就衝突過一次﹐那年暑假之前﹐他回家時﹐自己對我與我妻透露了對台大外文系女生陳[][]的愛慕﹐因之大二上學期﹐就沒讀好書﹐而微分方程不及格﹐得重修(事後才查知)因之我就氣得不得了﹐但事已發生了﹐也就不說了﹐我對他講“既往不諫﹐來者可追”千萬從下學期起﹐好好振作精神﹐用功讀書﹐如能讀得高分﹐則日後總平均分數﹐自必增高﹐而我們所希望於他的﹐就是要他讀出高分來﹐以便申請美學校獎學金﹐自己既可深造﹐又可在經濟方面補助家庭一點﹐一方面我家素無積蓄﹐因我一生沒幹過待遇好的事情﹐我自己又是花錢 不在乎﹐毫無晉人那種吝嗇天性﹐這樣錢由何處積起呢﹐況余壯年時(民國二十六年七七事變時)遭日本之戰火脅迫﹐不得不隻身由晉逃出﹐幸賴吾二哥(李若瑛﹐字仁菴)之資助﹐才能由西安再至成都及重慶等地﹐乃能在後方勉強謀到工作﹐所以我的主張是﹕對大家但求溫飽﹐衣著只求整潔﹐力避華貴﹐但對孩子們的教育﹐從未計算省過學費﹐小瑗于新竹一中初中畢業後﹐校方就已保送新竹師範學校(後改師專)余力主考省立新竹中學﹐而放棄其保送﹐以此名額讓給別人﹐即其一例
  對兒輩的教育﹐翼軍是可居首功的﹐她確實盡了督促及家教的責任﹐三兒都生來敦厚而天資聰穎﹐我的篤實及翼軍的聰慧﹐都遺傳給他們了
  在小軍大二之暑假前﹐我也見過幾次陳[][]﹐是小軍引我去傅園見到的﹐她也來過我家一次﹐我同翼軍都甚高興他們相愛﹐翼軍為了小軍大二下學期的功課﹐不得不在信中言及要小軍對陳每週見面一次的話語﹐可能此信被她看到﹐而大為光火﹐此後就漸漸淡下去了﹐但這是將接近當年度寒假以前的事
  在大二下學年後﹐為了改善小軍的讀書環境及為了與陳隔離開一點﹐才把小軍設法從“信義學舍”搬到光復南路去住
  衝突的開始是這樣的﹐翼軍對我說﹐他要到台南去看陳的雙親﹐我就沒有允許﹐因為我認為不必要這樣急著去﹐但看他的態度是非去不可的﹐我認為他現因戀陳而把書讀垮﹐已至不可原諒地步﹐而事後又未徵得我們的同意﹐而突然堅持要去台南﹐實有知過不改而變本加厲之嫌﹐我當時光火極了﹐在忍無可忍之下﹐我握緊拳頭﹐在他臀部打了一陣子﹐又強他跪在祖宗牌位前﹐深思悔過﹐由此證明我雖愛他﹐但決不是一個姑息兒子的人﹐亦證明了小軍成人後的天性是愛情重于親情的
  在民國五十五年暑假﹐小軍當時的未婚妻黃[][]就住在吳興街225巷21號的吾家﹐每日往中正路的華南補習班補習托福﹐當時小軍于得到工作後﹐將第一次所領的薪水的一部﹐就寄回來﹐讓他母親轉給他的未婚妻﹐作為補習之用﹐翼軍就照他的意思做了﹐但在翼軍回他的信裡﹐就說他不應如此做(當時我亦有同感﹐父母費盡心血﹐培養大他﹐並借保證金﹐讓他留美深造﹐而第一次的薪水﹐就寄給了他的未婚妻﹐不知別的當父母的以為如何﹐而我就不由得感到寒心)不久後﹐他的回信來了﹐首次向我們頂嘴﹐說他這樣做是對的﹐一向是他來的信﹐一定是公開的要[][]看看﹐但這等的來信﹐怎好要她看呢﹐自此未婚婆媳間就有了不能開釋的嫌隙﹐一直她疑神疑鬼﹐認此信不能見到是有秘密的﹐故從此就沒處好﹐這又證明了小軍之對親情與愛情的偏差﹐也可以說他對愛情的極端自私

四日 星期一 晴熱 室內華氏82度
  從五月一日起﹐本廠工員就簽起到來﹐嘉義來了四個女工﹐連同本廠男工3個﹐共為七人
  今日整天機器廠派工修理機器﹐今晚加夜班﹐第一台喇叭機﹐已經試工產出燈芯中之喇叭來
  以下仍記小軍之事﹕
  約在五十五年中間﹐小軍來信談起他曾在美讀到魯迅的書﹐他信中敘述的大意是﹕“假如說中國尚有偉大之思想家與作家時﹐我當推魯迅為第一人”我看到此信後﹐至感困惑﹐當寫了一信﹐大意說﹕“魯迅似所謂周作人其人﹐文筆尖刻﹐所寫的書﹐不是左傾﹐就是提倡無政府主義﹐他不是共產主義者﹐共產黨也不要他﹐但在陰差陽錯下﹐無形中成為代共產主義鋪路者中的一員﹐如看他的書﹐無形中就對中國生活習慣及傳統文化懷疑起來﹐而作否定的改革與反抗﹐那樣中國的優良傳統文化必被斷送﹐代之而起的﹐必非適合于現中國國情的制度與生活方式﹐我認為中國不需要那樣急促而粗枝大葉的改革﹐因為它犯了欲速則不達的毛病!

五日 星期二 晴暖
  今天上午﹐工廠中機聲隆隆﹐仿彿一切機器都在轉動﹐昨晚修喇叭車工人﹐加工至十時半﹐燈內喇叭已試工圓滿﹐今日上午﹐專門試封口車﹐工人圍著機器參觀﹐故封口車似乎已試車成功﹐今下午將橫過走道之瓦斯管及空氣管﹐已埋入水泥地下﹐走路已甚方便﹐看起來也順眼點
  華達行公司送來光裕公司大同文具櫃一座﹐故下午又忙於往櫃裡放置東西
  借給銅頭加工老闆1000元
  今天覺得事情頗忙﹐上午因蔣先生來廠﹐故臨時製傳票及開支票﹐忙做一團﹐我同陳兄薪津﹐今日發放﹐我又進城領款﹐又給陳接賢介紹了華銀楊經理

六日 星期三 晴熱
  今天天氣已如夏日﹐室內華氏84度﹐昨晚已聞蚊蚋飛舞之聲﹐但已困頓入睡﹐晨間起床後﹐見一大蚊落于浴盆內﹐乃取蠅拍擊斃﹐腹中吸滿人血﹐殆已將余之血﹐吃得不能再吃後﹐掉落盆內﹐似圖消化
  上午喇叭機試車﹐不知風從何處來﹐余用木竿將前窗(將及屋頂之廠房氣窗)玻璃門關閉﹐但已出軌﹐此時想將其控制﹐為時已晚﹐玻門破後﹐循木竿而下﹐將余之左手食指劃一深溝﹐右手大指虎口後﹐被劃一丁字形小溝﹐陳兄乃用紅藥水治療﹐接賢兄上街購一消炎藥粉﹐灑在患處﹐再用膠布貼著
  因傷手流了些血﹐乃到城中小館吃餃子加補﹐又買架蚊帳之鋁管兩條﹐及保健學一冊﹐返寓即開始掛帳﹐一直到十一時許始搞好

七日 星期四 晴熱
  昨晚睡得十分甜美﹐因為蚊帳架子掛好後﹐掛起蚊帳來睡覺﹐就比較安靜得多
  被玻璃窗劃傷之拇指及手腕部份﹐均漸痊癒﹐余之皮膚﹐也就夠好了
  公司動態如下﹕ (1)建築部份﹕即將砌築完竣(2)喇叭車已有產品(3)鉬絲機正在試車

八日 星期五 早晨大雨
  今日上午港僑沈祥生董事偕蔣先生來廠視察﹐下午返台北
  通知登記工員七人于五月十二日來廠報到工作
  本日本公司首次製出10枚C7裝飾燈泡﹐各車試車相當良好
  晨間之大雨﹐適在八時前﹐上班時間﹐余一手撐傘﹐左手駕自行車﹐準時到達工廠
  寓所地面出汗﹐一直未停﹐今晚用電風扇吹吹﹐看看如何

九日 星期六 時陣雨天熱
  今日工廠各機試車﹐大致完畢
  下午由嘉義來女工七人
  余于七時半乘車返家﹐至九時十分抵海山里下車﹐途中購西瓜一角
  今日請陳接賢兄開一收據給潘采敦女士計收萬元由20/4-30/4計十一天@1.5%為55元﹐由余將收據一紙及四月份利息55元帶交潘太太﹐至潘家時﹐翼軍等四人正在雀戰﹐余將以上收條及利息交給翼軍轉交

十日 星期日 雨天
  本日為母親節﹐傍晚接小軍掛號信一封﹐寄來母親節賀卡一紙﹐生活費160元(內補以前少寄十元)翼軍甚為高興
  余上午晝寢約三小時﹐中午時分才醒來﹐翼軍正用撲克牌擺卦消遣
  下午至中正路(新莊)即縱貫公路新泰路口大榮鐵工廠徐君處訂鐵窗﹐他用機車帶余返家量尺寸﹐付定金300元
  今日晚間往竹前﹐將小軍款兌換好了﹐並付翼軍2500元
  中午看電視時﹐圖像不佳﹐乃至本新村四樓住戶四川萬縣黃先生來家修理﹐修後稍微清楚一點
  約八時半﹐由北乘車至九時許抵新﹐當僱一計程車返寓

十一日 星期一 晴
  今日可以說是光裕公司開工的首日﹐截至本日止﹐到工的工人共為22名
  本日已生產C7燈泡樣品數打
  晚間給家裡寫一信片﹐因為今天白天太忙了﹐又因昨晚在台北點心世界吃的鍋貼太多﹐以致肚子終日微疼不止﹐上午去廁所﹐原想便出一點﹐但努力半天﹐僅便出杏仁那樣大一點點﹐故晚飯也不敢吃﹐返寓後﹐喝了一杯牛奶﹐吃一個果醬麵包﹐就這樣睡覺了

十二日 星期二
  今日公司到工人數共計27人﹐大家十分忙碌﹐我自己算是個在這圈圈裡年紀最大也最忙的一個人﹐忙得連午飯後應服的藥也忘記吃了﹐這且不說﹐中午時分﹐即上午下工後﹐又因自己的健忘而打鬧笑話﹐事情是這樣形成的﹕
  在整個的上午上班工作中﹐首先是工人要這要那﹐要我開鐵櫃取東西﹐兩個鐵櫃的對號暗鎖扭來扭去﹐而大小五把鑰匙﹐又是進進出出﹐拖來拖去﹐這僅是工廠裡的忙碌情形﹐再加辦公室的開支票﹐做傳票及蓋印鑒(今天上午香港沈董事及蔣先生都來了)付款﹐收料及領料記帳寫條子﹐又給公司畫了一個員工證﹐又登記新工人的身份證等﹐忙作一團﹐到了上午下班後﹐在鎖鐵櫃的時候不見了鑰匙包﹐先是自己知道自己遲鈍及健忘的老毛病﹐老是隱藏著這種短處﹐怕被人一旦窺破﹐就有下面的惡果﹕其一﹕掙扎著混在年青人裡的這口飯吃不成啦﹐其二﹕給主張用你的人的面子上下不去﹐因此之故﹐先是自己心裡急得慌﹐因為鑰匙被人撿到﹐這保險櫃的功能就減去了一半﹐起碼不敢放銀錢支票了﹐這還了得!想到這裡﹐越發急的東找西找﹐團團轉﹐臨到最後﹐自己發現遍找不得﹐認為事態嚴重﹐真的找不到該怎辦﹖於是不得不下定決心﹐請別人幫忙找﹐醜媳婦終是要見公婆的﹐因之向同人宣佈鑰匙找不到了﹐楊先生急得跑來跑去找了半天﹐鳳娟及章太太也幫著找﹐大家的眼睛都盯在地上﹐但終無所獲﹐我靈機一動﹐用手向後面的口袋一摸﹐才發現正放在這個口袋裡﹐但不敢往外面拿﹐因為要護短怕丟人﹐乃搭訕著撒了個白色謊言﹐正好皮包裡有一個新莊家裡的鑰匙包﹐一面偷偷將褲袋裡的鑰匙放在皮包裡﹐一面指著它說﹕“我以為這是家裡的鑰匙呢”同時把家裡的鑰匙拿出來讓他們看﹐章太太說﹕“你的鑰匙好多喲!”接著外面陳廠長說﹕“吃飯啦!”我急著混出去﹐這場老來騎著驢找驢的醜事﹐才算結束

十三日 星期三
  工廠今天到工28人﹐已有如正式開工一樣的忙碌情形與氣氛﹐上午余去銀行取零用金﹐並去黃眼科看眼﹐拿回藥水一瓶
  晚至過溝地方新開一小館吃了一盤炒豬肝﹐飲啤酒一小瓶

十四日 星期四 全日陰雨
  全日陰雨不停﹐報載香港因雨成災﹐已有數人被淹死云云﹐可見此次陰雨面積甚廣﹐非僅台灣一地也
  廠中今日出貨3856只C7燈泡﹐到工人數為29人

十五日 星期五 天陰無大雨
  光復實業社在下午下班之前﹐橡皮管漏瓦斯﹐致一工人將面部燒傷﹐但不甚厲害
  本日光裕生產C7燈泡1605個
  亞洲公司來材料一批﹐包括鍍鎂絲8公斤多﹐焊錫112公斤餘﹐無水酒精十餘瓶﹐赤磷二公斤餘等等
  今晚在光復中學東側﹐找到一家飯館﹐名曰“梅園”﹐係廣東館﹐我要了蠔油牛肉及雞雜湯﹐僅十元餘﹐將來可能常常在此加油了

十六日 星期 六 天晴
  廠中今日生產C7燈泡2502個﹐工人到30人
  近日廠中人多後﹐在廠用飯的人約40多人﹐不論中晚飯﹐都要等工人吃畢後﹐吾等再吃﹐昨日晚飯及今天午飯﹐都遲吃約40分鐘﹐因為飯不夠吃了﹐只有再重新煮飯﹐所以使人飢腸轆轆﹐吃不上飯
  今晚只余一人吃飯﹐所有飯﹐菜及湯﹐全是冷的﹐而且米飯中帶有鍋巴﹐可見是工人吃完後﹐將鍋底括下來讓職員吃的
  明日起﹐決退出伙食﹐不論花多少錢﹐總算下班後﹐即能吃到東西﹐不至于等人家吃後﹐自己再吃﹐那種不愉快的感覺
  廠中的素菜飯是難的再吃了

十七日 星期日 晴朗轉暖
  廠中今日生產C7裝飾燈泡3625個﹐到工上午31人﹐下午28人
  今日早點為牛奶及麵包三個﹐午飯為大盤蠔油牛肉(肉炒了﹐價12元)小碗雞雜湯﹐吃飯兩碗﹐是在光復中學門口左側“梅園”吃的﹐晚點也在梅園吃牛肉麵一大碗﹐下午三時許﹐到金城新村菜市﹐買了三個紅蘿蔔﹐回到寓所﹐就生吃一個
  午飯等菜時﹐就在飯館裡給小瑗寫了一封信﹐當即到清華附近郵局寄出去了
  晚飯返寓後﹐即給翼軍作書一封﹐對退出伙食團事﹐詳為敘述﹐乃係迫不得已之舉也(其情詳5月16日日記)
  晚間十時許﹐天氣已經涼了﹐但午間出汗不少﹐所以用溫水擦了一個澡﹐以資簡單﹐但于睡下後﹐咳嗽不能稍已﹐喉癢難忍﹐分泌的唾及痰液甚多﹐時已十二時﹐又忍著不敢大聲咳嗽﹐乃飲一杯熱牛奶﹐始得痊癒而入睡

十八日 星期一 晴暖
  公司今日出C7泡3168個﹐到工人數34個﹐另有兩臨時繃絲女工在上午九至十二時加班
  日前亞洲來原料一批﹐其中之鍍鎂絲係8.97公斤﹐計兩鐵桶共6滾﹐本日由章先生交楊先生寄台北﹐亦不知寄台北的原因﹐我也無必要問人家
  下午有由台中來的一位空軍退役軍官謁見章先生﹐將于六月一日來光裕公司上班﹐擔任文書等職
  今日為退伙後之第二天﹐早點牛奶麵包﹐中餐炒雞塊及什錦湯﹐晚飯牛肉麵一碗﹐下午三時吃紅蘿蔔一個﹐是於削好洗好後躺在床上嚼吃的﹐一來事忙疲乏﹐二來為了站立過久﹐對於痔瘡不大好﹐所以要乘此吃東西的時間﹐平臥一下﹐我認為是非常有益于身體的

十九日 星期二 晴熱
  公司今出C7燈泡3916個
  今日週二﹐蔣先生來廠﹐為付款最多的一天﹐所有安裝瓦斯及空氣鐵管工程﹐以及安置各種機器配件及費用﹐差不多均已付清
  在建築方面﹐所有一樓磚牆已砌築完畢﹐今日裝水泥模板﹐準備灌注水泥﹐大門出簷模板﹐亦已架起
  今日在外面吃飯﹐吃得太多了﹐下午下班後﹐因點數成品﹐準備存入庫內﹐以致吃飯太遲﹐肚裡亦餓得慌﹐一出去(騎車子)就到“老山東”吃包子一籠﹐但包皮好像生麵一樣﹐包餡也不高明﹐所以仍未吃飽﹐又到“梅園”吃回鍋肉﹐事先帶小瓶啤酒一瓶﹐因此湯菜酒﹐吃了滿肚子﹐吃得太多了﹐乃步行至“第二訓練中心”小山頂部﹐然後又折返寓所﹐在途中因無行人﹐雖有淡月路燈﹐但怕蛇蟲阻路﹐乃將“散步”變成“開步走”的大步﹐以便發出點聲音來驚動驚動﹐不料用力過猛﹐左腿膝部﹐又受了傷﹐所謂過猶不及乎!

二十日 星期 三
  公司今日出貨4020個(C7燈泡)心柱機跟不上﹐今晚要加班三小時﹐由六時至九時止
  昨晚散步時﹐因怕蛇﹐在路上”大步步“﹐以致原有老毛病的左膝﹐再次受傷﹐與右膝相較﹐粗了許多﹐並非水腫﹐乃為肌肉內之分泌物硬化成塊所致﹐此種病﹐談來肇因頗久﹐在民國五十四年左右﹐余因發胖害心臟病﹐在中心診所治癒後﹐就立志減肥﹐每晨五時即起(彼時在雍南化工廠工作﹐工廠業務尚佳)由西大路(新竹)一直走向十八尖山山口﹐然後登山﹐當有柏油路可循﹐惟余生性過急﹐一次﹐由陡坡登上一小亭時﹐用力過猛﹐以致左膝受傷﹐水腫麻木﹐據醫生說要抽水﹐但余不同意﹐余原冀其由血液循環而可能化掉﹐但日後並未如此﹐而將此種膝部傷處分泌之黃色汁液﹐累積數處﹐漸變硬塊﹐此其一﹐再加數個小型腺體(俗名“筋疙瘩”)充塞其中﹐有時此腺體轉來轉去時﹐就發生疼痛﹐此蓋近因也

二十一日 星期 四
  公司今日出貨3960個(約數)到工人數約34人﹐臨時女工繃絲兩人﹐自下午二至五時﹐每人加工三小時
  昨晚于充份睡眠休息後﹐今日腿部稍好﹐惟仍不能彎曲﹐似腫非腫﹐行走時﹐較昨日為佳
  今日預付明午之菜價10元﹐訂為咖哩牛肉﹐肉絲湯﹐本午餐為紅燒海參﹐雞雜湯﹐其名至美矣﹐其質則為黃瓜片充數﹐僅有數片海參在內﹐但其價僅12元﹐甚廉﹐且味道不差﹐夫妻兩人均為粵人﹐丈夫跑堂﹐妻子當爐﹐兩個小孩盛飯收盤﹐在座食客﹐皆為清華學生及光復中學學生﹐余為最老之食客
  午餐買“生力麵”一包﹐用沸水沖後﹐蓋三分鐘﹐即可食用﹐其中胡椒不少﹐于沖蓋前﹐因放調料小包時﹐即使余打噴嚏數次﹐為了吃麵﹐買大麵碗及大磁盤各一個備用﹐但價甚昂貴

二十二日 星期五 晴明轉暖 華82
  心笛孫女於本日在美好萊塢
Cedars-Sinai Medical Center 誕生(本日下午當地時間一點四十四分) 于五月二十九日補記
   
本日出裝飾泡約4577個﹐為開工以來﹐第一次高額生產﹐到工人數34人
  翼軍前數日來一信﹐謂右胸部疼痛﹐迄今未癒﹐擬赴防癆中心照相(胸部)檢驗是否有肺結核病﹐遠在30年前﹐即民國29年﹐曾在成都齊魯醫院(齊魯大學附設者)檢查胸部﹐謂肺上有一黑點﹐可能已鈣化﹐當時忘記因何病檢查﹐亦未治療﹐迄今三十年矣﹐生男三人﹐都很健康而高大﹐這可以證明﹐我同翼軍在壯年時代﹐均甚健康
  約在民國五十四年﹐小軍出國後﹐翼軍因時常不舒服﹐乃付她四千餘元﹐要她去台北(彼時尚在新竹)找丁友雲就近在台大醫院作全身檢查﹐終因捨不得花錢﹐檢查了幾項沒有病﹐就回家了﹐由此可以體驗得到俗諺所謂﹕“省是費﹐賤是貴”的道理﹐以及無決心加不貫徹的個性及弱點的不中用﹐明日為週末﹐返家後﹐一定督促她下決心﹐徹底的﹐不怕花錢的去仔細檢查一番﹐最好是中心診所﹐因為那裡沒有見習醫生﹐又較“榮總”為近便

二十三日 星期六 晴熱
  本日工廠出貨4377個(約數)﹐到工人數32個(嘉義黃秀鳳及簡秀紀兩名女工請假返家
  今日整天吹東南風甚烈﹐以致朝南氣窗﹐完全關閉﹐建築工人將原有水泥房簷﹐完全打去﹐因之兩塊窗玻璃被濺出之石塊打破
  下午五時下班後﹐我又因等待工人驗光畢﹐將所生產之C7燈泡﹐收入鐵櫃裡﹐此時已六時許矣﹐趕緊加快腳步趕公車去車站吃餃子後﹐乘七時五十分慢車﹐約十時許抵海山里
  返家後得知翼軍生病咳嗽﹐稍微消瘦一點﹐已在新莊一台大教書之醫學博士處連今天看過兩次
  回家後就調電視﹐但尚不甚清晰
  晚間臥室內華氏86度﹐蓋因翼軍畏冷怕風﹐將窗門緊閉﹐以致如此之熱﹐我不得已睡在客廳地上﹐甚為涼快

二十四日星期日
  兩週不回家﹐後廊海棠已開﹐因太陽晒著時候少﹐所以不艷麗﹐惟別具型式﹐整枝花朵如一串鈴子﹐非常別緻
  花木如曬不到太陽﹐即生長不佳﹐下個雙週往家後﹐將做一鐵花架﹐突出簷頭一尺﹐即可讓花木接受陽光及夜晚雨露之滋潤
  上一個雙週放假返家後﹐即定製鐵窗﹐這次回家﹐見已做好﹐其型為(圖略﹕如蜂窩式)﹐較諸普通如監獄窗柵的﹐好看了多多
  晨起已七點四十分了﹐三毛急著說要去考研究所﹐翼軍因病忘掉了﹐家中有鬧鐘﹐他也不用﹐靠慣了媽媽﹐將來出門後﹐該怎辦﹖不得已﹐乃坐計程車前往﹐至時已過十五分鐘﹐監考的不准他考﹐另有本系教授﹐才讓他進去考試﹐這樣做是對的﹐萬一因小瑗已出國而在民國六十年的秋天﹐三毛出不去時﹐仍有研究所可讀﹐這樣比較好
  我于代翼軍配擦足藥膏及買東西後﹐乘車于十一時半抵新竹寓所﹐此時已25日一時半矣

二十五日 星期一 似乎是本年首次雷雨
  昨晚二時入睡﹐三時半醒來﹐精神百倍﹐不能入睡﹐輾轉蹉跎﹐至五時許﹐沖牛奶吃早點﹐將在台北南洋百貨公司買來的西式香腸﹐以及在點心世界旁邊買來的鍋盔﹐兩種食物合起來吃﹐頗有早年在蘭州街上吃鍋盔夾臘肉(隴西臘肉)的風味﹐一直吃完尚不夠﹐又吃麵包二個﹐旋覺下重﹐乃如廁﹐十分暢通﹐為數月來所無的現象
  余之身體多變(單指今日)猶如今日傍晚之雷雨﹐晨間吃早點後﹐隨著如廁﹐即行入睡﹐至六時醒來﹐兩次睡眠﹐合計起來﹐不過三小時﹐所以勉強上班﹐做起傳票來﹐也是顛三倒四﹐改了又改﹐午飯過後﹐身體即呈疲乏狀態﹐工廠中坐著不做事﹐也是不好意思﹐只有掙扎著遊來遊去﹐至約四時許﹐我即騎車返寓﹐吃生紅蘿蔔一個﹐是仰在床上吃的﹐不知不覺就入睡了﹐醒來時﹐已將近下班時分了(五時下班)馬上騎車到廠﹐幸好還差一刻鐘呢
  我認為這些身體變化的原因﹐可能是在南洋五樓喝了不三不四的咖啡引發的

二十六日 星期二 天晴有風
  晚間至介壽堂看“孫龐鬥法”以龐涓正要向孫臏棺木潑狗血時﹐而激起田姑娘之義憤﹐挺身而鬥為高潮﹐此片除唱歌不押韻稍嫌不雅外﹐其餘均尚不差﹐古片演來甚難﹐況又雜以神怪﹐具見導演亂作敢為之作風
  影院出來後﹐吃了一碗陝西風味的牛肉大麵﹐然後由關東橋騎車返寓
  今日辦事甚多﹐上午蔣先生來廠﹐余事先已寫了甚多支票﹐下午赴市﹐先至會計師處﹐取回光復的執照﹐再至三信代三星取款﹐再至華南銀行取款﹐在華銀等款時間內﹐到徐內科給翼軍開咳嗽藥﹐至郵局寫信寄出﹐再返華銀提款﹐至車站擦皮鞋﹐才乘公車返廠﹐返廠後﹐收入木凳及銅頭﹐付了銅頭加工費﹐點數了C7燈泡一箱﹐才騎車赴介壽堂看電影

二十七日 星期三 天晴轉熱(華84)
  下午與楊先生辯論會計制度問題﹐我主張用以前在“雍南化工廠”的辦法﹐只是電氣業進料開發票困難﹐及下列諸困難﹕(1)廠地買進價為每坪三千元﹐如帳上列此數﹐在稅務上將不利于賣主﹐因增值稅率甚高﹐其次買方將每年付出巨額地價稅(2)製造C7裝飾燈損失高﹐而稅方規定低﹐查帳結果(營利所得)工廠恐怕吃虧太大
  余意會計制度之制訂﹐不論如何的好﹐也沒有萬全的辦法﹐所以不可杞人憂天﹐求之過苛
  今日工廠生產最高額為4537只﹐到工人數31人
  本日三餐如下﹕晨點麵包牛奶﹐午在“梅園”吃蠔油牛肉﹐雞雜湯﹐吃飯﹐晚赴關東橋一小北方館吃韭菜豬肉餡水餃20個(騎車費一刻鐘)
  晚間在寓加班﹐擬具會計程序及帳簿組織與會計課目

二十八日 星期四 晴熱 華84度
  接小瑗一信﹐謂近日極忙﹐暫止來信等語﹐似乎是有調動而怕泄露軍機﹐故作此語﹐但我仍去一信
  今日工廠生產最高﹐為4814只﹐到工人數31人
  接翼軍一信﹐謂接黃啟光一請帖﹐其大公子結婚﹐時間為六月二日(星期二)擬送五百元及喜幛一幢云云
  又著我去楊先生家﹐請重駿催促密校將入學正式許可函寄來
  下午五時下班後﹐于六時騎車赴新竹吃晚飯﹐並至楊亦生先生家中﹐詢問有關獎學金事﹐據他推斷﹐正式入學許可未寄來﹐可能是郵途中失落任何一方面的函件﹐我乃寫一信給小瑗﹐要他寫信向密校催其寄發
  在楊家看到楊太太及孫兒的照像﹐其媳甚為賢慧﹐婆婆在家時﹐在門口用剪成的紙板大字﹐貼在牆上﹐其字曰﹕“歡迎媽媽”小孫兒的眼神很好﹐看著奶奶高興的樣子
  最後談到小軍從十月起停寄錢的事﹐也就不用提了

二十九日 星期五 晴熱 我被機車掛倒
  本日可以自定為“復生日”
  我的老化的疾病﹐決心醫治的原因有二﹔其一為“謀生”因不做事﹐就要餓肚皮﹐其二為﹕“有生之日﹐必須竭盡所能﹐維持健康的身體﹐否則不如馬上死去﹐亦即”不健康﹐毋寧死“
  有此二因﹐今為週五﹐中心診所老年內科薛鈺興大夫診病﹐故決前往﹐因上次所開之藥﹐服了一個月﹐現已服完﹐本日不得不去也
  上午請陳接賢先生幫忙﹐于下午招呼一下廠中領料等事﹐自己騎了單車﹐就去”梅園“午餐﹐不料當車橫過馬路時﹐被一快速機車﹐從左手撞過﹐當時將前輪撞歪﹐可能該機車上的機器或鐵檔﹐猛然又掛帶了一下﹐馬上將我摔下車來﹐跌得很慘﹐左手掌發腫﹐左肩疼痛難忍﹐夜晚發燒夢囈﹐睡不好覺﹐左膝擦出血來﹐新褲子擦了一個大洞﹐右襪子一個大洞﹐左口袋因鑰匙袋在內﹐磨了四個小洞﹐跌後爬不起來﹐慢慢掙扎著起來後﹐機車人影早已不見
  但余為謀生﹐為“不健康﹐毋寧死”而掙扎著往中心診所就診及返家看了翼軍及三毛後﹐余當晚返新竹寓所﹐以備明晨上班

三十日 星期六 晴熱 居新莊
  本日下午最忙﹐給徐董事長寫信﹐點數楊先生帶回之帳簿傳票﹐點數印刷廠送來之印刷品數種﹐包括進料單﹐領料單﹐成品入及出庫單﹐請假單工資表﹐便條等等﹐並將其一一放入箱中﹐又有例行收發材料等事(1)收日光廠還來燈絲10萬條(2)收陳先生買來燈絲20萬條(3)昨日收章先生買來燈絲20萬條﹐均每條七分錢
  上午則赴新竹買茶一斤又一罐﹐電鐘一個﹐並將自己的老爺單車騎回廠中
  晚餐時﹐在等飯時﹐與翼軍寫一信片﹐于吃牛肉麵後﹐就返寓﹐記日記
  我很驚奇我的毅力與刻苦力之大﹐由跌傷後﹐掙扎著爬起來就去吃飯﹐買藥膏貼傷﹐去車鋪修車﹐騎著老爺車至新竹車站﹐乘小巴士赴台北﹐在陣雨中乘車赴中心診所﹐又返新莊家裡團聚一下﹐與翼軍三毛共吃晚餐﹐乘車去中崙﹐然後乘公路車至新竹﹐乘計程車返寓﹐一路一跌一拐﹐首先公路車的車掌小姐扶我﹐在新竹下車時﹐直達車司機又扶我下車﹐台灣的人情味是夠首屈一指的了

三十一日 星期日 晴熱 華88度
  工廠于下午四時許停電﹐影響生產非鮮﹐只產3300餘只C7燈泡﹐經向台電服務中心打電話﹐于六時許來修好
  今日原置廠中之鐵櫃二個﹐移置于外面光復辦公室﹐以便第三台心柱機開車生產﹐搬得亂紛紛的﹐經整理後﹐始有眉目﹐使找東西時不至于找不到
  收縣政府來通知一封﹐謂建廠事已由建廳准下來﹐希來府繳執照費
  今日“梅園”小吃店老闆娘累壞了﹐未開張﹐不得已在另一食店吃客飯﹐味道甚差﹐晚間赴關東橋吃牛肉麵一碗﹐早點喝牛奶﹐這是一日三餐的經過
  于二十九日中午摔傷後﹐今為第三天﹐已經好得多了﹐左臂雖舉不起﹐但吊著也不覺疼痛﹐左膝下台階時﹐仍未能彎曲﹐一曲就痛﹐左肩尚未痊癒
  昨與楊亦生先生寫一信﹐請將小瑗獎學金及校名不可透漏給黃家﹐因恐傳聞失實﹐引起小軍﹐[][]與家庭的誤會
  小軍來一信報喜﹐謂于五月二十二日生一女孩﹐起名為“李心笛”為余之第一位孫女誕生
 

李耀宗謄寫 2008年5月2日

[返回頁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