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紀往 | 紀年 | 西鎖簧村  |  旅漢日記 | 赴蘭日記 | 台灣日記 | 新竹 | 暮年拾零 | 家庭 | 海峽彼岸 | 子玉書法   |  食譜剪報

山西平定縣西鎖簧村 李若瑗 回憶錄


台灣日記
  繁體 | 簡體

1970 1月  2月  3 4 5  6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 月   1971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1970年6月 

一日星期一 晴熱
  下午台中周先生來上班。當引導至廠中熟悉機器工作情形及認識工人﹐俾便以後接替簽到簿及下午點數人數工作。
  印刷廠印來員工證500枚﹐其中光裕公司350個﹐光賢公司150個﹐光復公司50個﹐除上印商標外﹐下面寫每一工人的名字﹐其次分寫為“電業部”“電器部” 及“玻璃部”以資區分﹐不寫明XX公司
  上午將簽到簿每一到工工人日數記好﹐下午催請接賢兄將工資標準擬定出來﹐晚間攜回寓所﹐耗費四小時的光陰﹐才將光裕五月份工資表製成﹐共計25000餘元﹐備將于明晨攜廠﹐請蔣監察人簽發支票﹐以便于五日準時發放﹐以資守信

二日星期二 晴熱
  早晨將員工證發訖﹐總經理及副總經理暨廠長都各掛了一個﹐上午九時許﹐蔣先生來廠到工廠參觀時﹐大家都帶著員工證工作﹐非常整齊劃一。
  本日已將五月份工資25023元支票簽出﹐我及陳兄之薪金支票亦已簽出﹐蔣先生于十一時許返北。
  上下午引導周先生到廠中熟悉事務﹐並將右面鐵櫃鑰匙由他保存使用。
  下午赴銀行取款﹐于新竹返回後﹐就直接到“過溝”下車返寓所睡覺一小時﹐因昨晚計算工資﹐少睡了覺故耳。待醒來已四點餘﹐急至廠中收拾下班﹐並收到鉬絲99990米﹐計29個﹐分裝三盒﹐已置入鐵櫃中。又收臨時購買鎢絲五千條﹐當發應用﹐因余赴新竹取款﹐將鐵櫃鎖上﹐故向外暫購﹐以應急需。
  晚間廠中請客﹐有章﹐陳及楊三對夫婦﹐余﹐陳及兩領班(李及陳)地址新陶芳。

三日   星期三 晴熱
  上午移交周先生鍍鎂絲﹐鎢絲及銅頭等件﹐並將靠右鐵櫃及其中抽斗鑰匙兩把交其使用。
  下午赴市購小型帳簿及文具﹐毛筆等返廠﹐以備明日開始記帳。
  下班後﹐湘籍工人王某要請假﹐但事前被領班及陳廠長告誡其平日不來時間太多﹐有些玩票的態度﹐余不知道﹐即代陳廠長准假一天﹐但同陳廠長及領班談後﹐才知內情﹐所以又把假條收回來﹐要其明日照常上班﹐不得佔位子不做。
  晚間赴介壽堂看蕭芳芳主演之“媽媽要我嫁”一片﹐情節曲折﹐有點滑稽突梯﹐娛樂性成份多﹐所以看了一場半﹐騎車返寓時﹐已十時半了﹐趕快洗刷燒水﹐俾于明晨沖牛奶之用。
  接楊先生一信﹐歡迎我家由台北搬回新竹來作他的鄰人。

四日   星期四 晴熱
  整個上午﹐整理帳目﹐移交周先生原料﹐非常忙碌﹐再加計算工資﹐製伙食費表﹐以便從工資中扣回借支及伙食費來﹐並且計算應發工資淨數。
  下午編製傳票﹐以備下週二開付支票﹐並擬一通告﹐公告全體工員週知﹕因下週一為農曆端午節﹐照慣例須于下午放假半日﹐但問題出在前一日為公休例假日﹐如端午放假半天﹐遠地員工﹐在端午節的上午﹐仍須趕來上班﹐這樣徒勞跋涉﹐極不經濟(時間及金錢)所以決定本日晚間由六點至十點﹐預先將該日上午之工作做完﹐即由星期公休到端午節﹐共一連放假兩天﹐成為大休假日﹐人們也可以多辦點事﹐或多玩一天﹐這樣於情於理﹐都說得過去﹐誰曰不宜﹐故而公告大家知道﹐如有不到者﹐扣發工資半日。
  余于本晚十時半才歸寓﹐洗刷及寫日記後﹐已是午夜十二點半了。

五日    星期五 天晴熱
  上午計算伙食費及員工借支﹐以便于下午發工資時扣還。
  楊先生于午後赴銀行提款25023元﹐以備發五月份工員工資﹐于下午二時許提回﹐當即由余裝入各工員工資袋中﹐於五時下班後﹐陸續由各工員取去。
  本日到工52人﹐人數很亂﹐有站著看的﹐有上午來而下午不來的(一小孩下午即未來﹐在上午時作焊錫工作)有尚未登記(無身份證)而即開始工作者﹐故對簽到簿亦無用矣﹐以待明日稍為安定﹐再行補行簽到。
  本日兩套機器已全開。
  下班後即赴新竹城內去小館吃餃子喝啤酒加油﹐並至“一流理髮店”理髮。

六日    星期六 晴熱
  晨起即感腰部疼痛﹐俯仰時更加劇痛﹐或為機車撞傷後所致。
  下午將應付傳票做好﹐支票開好﹐以便于週二蓋章。
  下班後至小館吃飯後﹐乘七時十分車返家﹐至九時許至海山里下車﹐至家時﹐已聞室內電視喧囂之聲﹐因翼軍在看電視﹐而三毛正在入浴。
  因腰痛﹐沈家借來一支電氣按摩器﹐經按摩後﹐晚間好得多了﹐惟不能入睡之原因﹐或為晝間飲咖啡所致﹐乃與翼軍共吃麵包後入睡。

七日    星期日 晴熱
  因腹痛﹐晨起甚宴﹐上午正在與翼軍閑談時﹐忽然小瑗回來了﹐一身戎裝﹐面色很好﹐不像害胃病的﹐他是花半價坐飛機從花蓮回來的﹐帶了一箱子金門高粱及禮物。
  下午即開始赴各處送禮﹐我﹐翼軍及小瑗﹐攜帶禮物﹐先至中山北路舅媽醫院探病﹐她得子宮癌﹐因支氣管發炎﹐不能開刀﹐此刻用鈷來放射﹐一方面打葡萄糖吃補藥。
  由此處出來後﹐即乘計程車至蔣媽媽家﹐送了一盒羊膏﹐是花蓮名產﹐坐談一小時餘即辭出﹐翼軍及小瑗返家﹐我與翼軍配內服藥一劑﹐又參觀張英起等畫展後返家。

八日    星期一 天氣時晴﹐熱
  本日為農曆端陽節﹐在台灣仍是家家包粽子吃﹐昨去蔣媽媽家時﹐就被招待吃到大陸粽子。
  回家後﹐寫了三封信﹐第一封給小瑗﹐內統楊更強一信﹐但昨日上午他已返家﹐才把信當面交他。第二封是覆楊更強的信﹐第三封是給小軍寫的﹐今日才付郵。
  上午及下午都睡大覺﹐下午三時許﹐起身整理行李﹐于四時邁出大門﹐乘車至北門﹐將小軍信投郵﹐然後乘12路至圓環﹐至大同服務中心買“冰枕”但因無貨﹐乃赴延平二段及中華商場﹐遍覓不得﹐乃至泉益當舖取息後﹐乘九路至八信﹐又至點心世界吃晚餐﹐于七時許乘31路至中崙﹐然後正趕上直達車﹐于九時許抵竹﹐九時半乘公車返抵寓所吃西瓜寫日記﹐此時已11時零九分﹐該睡覺了。

九日    星期二 晴熱﹐傍晚大雨
  辦公室門前建築另一辦公室﹐門窗玻璃均被亂石飛濺擊破。
  九時許蔣先生來廠﹐簽蓋支票後返北。
  下午至銀行提備用現金(名曰週轉金)萬餘元返廠。
  臨下班前20分鐘﹐即四點四十分時﹐散發工人端午節加菜代金千元﹐每人20元。
  晚間至小店吃飯後大雨﹐乃先乘公車返寓﹐再往將車騎回。
  在華南提款時﹐與家裡寫一信片﹐並給小瑗寫了幾句。
  因被跌傷﹐腹痛甚劇﹐乃購補藥一瓶﹐價140元。

十日    星期三 晴熱 88度
  陳先生今赴台北﹐楊先生上午未來﹐建築工人今日亦未來。
  上午將亞洲公司所來機器設備及材料等﹐分開兩明細表﹐並起一寄董事長之函稿﹐于下午交楊先生。
  今午將現款300元與“梅園”小吃店包飯半個月﹐由明日起吃。
  晚間赴一小吃店吃水餃﹐一進門就打了一個噴嚏﹐滿屋子煤球瓦斯味﹐而水餃皮的麵太勁﹐下鍋煮的時間又長﹐所以此小館雖開在清華大學附近﹐但其命運是很難發展﹐因此店標榜賣北方之“家常麵”﹐麵粗如帶﹐嚼起來費勁兒﹐乃能合于北方人吃麵的特性﹐製此麵者﹐又為一頑固老頭﹐可能為一家之主的“老老闆”兒輩決不能改變他。門面是新修的﹐又有電視﹐看來非常漂亮﹐但空氣之壞與水餃之不理想﹐迫使人想去照顧它也不可能了。
  報值寄翼軍伍佰元。

十一日    星期四 晴﹐悶熱
  昨晚三時許﹐大雨如注﹐城中許多地方被淹。
  燈泡業可以說是熔化玻璃的工業﹐處處是強力的瓦斯加上氧氣及空氣的火苗﹐雖在後窗裝了16〃電扇(排氣)8個﹐但個個工員都是汗流浹背﹐即我在辦公室亦如此﹐因無電扇設備故也。
  下午交楊先生鍍鎂絲8公斤310公分﹐交貨運寄台北分切。
  寄徐董事長一信﹐並附機器及材料(亞洲公司運來部份)明細表二張﹐請其轉交亞洲開來統一發票以便入賬。
  余被機器腳踏車掛倒摔跤後﹐近日漸漸的好一點﹐但左手仍不能用力﹐腰部尚感不正常。
  今日付”梅園“包飯款半個月﹐明日開始起吃。

十二日    星期五 天陰陣雨
  早晨上班後﹐據章先生說﹐楊先生昨晚乘公路直達車由北返竹時﹐途中大雨﹐前有車禍﹐當時為最後一班車﹐速度太大﹐以致剎車不住﹐直撞大樹﹐當場有七人受傷﹐聞均在車中睡覺者﹐楊先生為其中一人﹐腦被震蕩﹐人事不醒﹐嘴部撞及硬物﹐致被牙齒所擠﹐破裂甚劇﹐而腰部亦受傷不輕﹐此刻在南門綜合醫院治療中。
  上午製傳票多張﹐均為下週二付款者﹐下午即坐公車赴醫院看楊先生﹐楊太太守在一邊﹐並送致奶粉一大筒﹐談數語即辭出。據楊先生說﹐嘴內被縫數針云云。
  中午及晚間﹐均至”梅園”首次用包飯。中餐有魚有牛肉﹐晚餐有小魚半個及肉炒白菜等﹐頗合味。
  昨晚仍有大雨(在下半夜)今傍晚六時許又落雨﹐可以說近日來每天都有雨﹐但都是陣頭雨。
  付房東房租225元。

十三日    星期六 終日陰雨
  終日陰雨﹐氣溫已降至80度。去小館吃飯及往返寓所﹐均不方便。
  余之傷勢至今已漸痊癒﹐惟左手仍無力量﹐腰部時尚作痛﹐我想這些痛楚﹐將隨時日之消逝而漸漸好起來。
  今晚活血藥酒已吃完﹐不擬再吃﹐老年藥擬于每晚服用﹐為了腰部未癒﹐每晨服補藥一粒﹐以視服後情況如何﹐然後再隨時改服老年藥。
  接翼軍一信﹐謂小瑗將西服試樣後返花蓮﹐小軍寄來150元﹐她攜同小瑗兌成台幣備用﹐信中又統來小孫女睡眠後之照片一張﹐小孩臉部尚在睡著﹐看來身體很胖﹐所以其母費了十三﹐四個小時才生下來﹐面貌甚肖小軍﹐額際及下頜尤似其曾祖母。總之﹐她此刻剛生下來﹐出生時﹐受種種的神秘困難﹐以致面部及身體受到壓迫﹐因之感到痛苦﹐所以她額之中央﹐即表示出來﹐如稍待時日﹐至兩三個月後﹐她的面部自然能發出微笑來。

十四日    星期日 晴明轉涼
  今日中午時分即放晴﹐天氣轉為涼爽﹐早晨上班時﹐將廠中發的工作服穿上﹐覺得十分適合。
  上午製作週二付款傳票﹐下午檢閱二至五月份傳票﹐準備俟亞洲開來發票後﹐即開始記帳。
  下午有數人來工廠登記工作﹐將身份證登記後﹐請其聽候公司通知再來工作。
  下班後(五時)在小館食畢﹐即騎單車赴頂竹一帶視察﹐進入小巷後﹐左轉右轉似看不到出路﹐乃詢諸里人﹐始得從小巷轉出﹐而豁然開朗地見到大街﹐誠所謂“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闊別新竹幾年﹐到處有新建築﹐故面目已全非矣﹐故迎面有大路橫過﹐對直有高樓聳立﹐上面仿彿裝有商標圖案﹐猛然一看﹐不識此為何地﹐遠望黃土山下有大門﹐乃知此為南大路上段﹐其門為小瑗三毛所上之縣立一男中﹐對面高樓為新建之食品研究所﹐余乃經“光鎮”過“新興”而返寓所。

十五日    星期一 轉晴 溫和宜人
  上午製作週二開支傳票﹐下午下班前﹐與陳先生搬清廠內雜物(搬入新建之廠房內)
  下午至城中購物及刻簽名章﹐余自己買兩件美式襯衫﹐以便貼身穿此襯衫過[]﹐因廠內熔化玻璃之火苗溫度過高﹐而進廠後﹐身上得帶鋼筆及記事本等﹐穿汗衫是行不通的﹐此錢非花不可。
  晚餐後﹐騎單車到關東橋復興電器廠訪馬燕尼先生﹐該廠頗具規模﹐專製C9燈泡﹐經營的相當好﹐于參觀工廠後返寓。
  今日購毛巾一打﹐係軍用綠色毛巾﹐香片一斤﹐並至刻字鋪與章先生及陳先生各刻一簽字橡皮印。

十六日    星期二 晴明不大熱
  楊先生今日上午仍未來公司辦公﹐聞已出院﹐在家修養云云﹐蔣先生上午九時許來廠﹐已將支票約13張蓋章﹐當即于視察工廠及屋頂建築工程後返北。
  公司底樓之頂棚于十三日前已打好水泥﹐樓梯及光復新修辦公室頂棚﹐均已于當日一次打好水泥。
  建築執照已發下﹐二樓本日開始豎立水泥柱之鋼筋﹐工人並將紅磚擔上屋頂﹐準備起牆﹐修蓋二樓。
  一整下午起草工員請假規則﹐連同公告﹐一共複寫三張﹐今晚交陳先生看後﹐轉章先生再看﹐以便修正謄清公告。
  昨日一共AB兩組產C7燈泡8200餘枚﹐距標準尚遠﹐蓋因開始試車作業﹐人手生疏﹐又以到工人數﹐時有變更﹐以致工作難以配合﹐領班亦希望訂立請假規則﹐以嚴格執行人事管制制度﹐以配合生產邁入正常軌道。

十七日    星期三 晴明暖和
  上午至楊先生家探望病狀(傷勢)見其背部繃帶布甚厚﹐聞下午尚發燒﹐但不甚高﹐係腹腔內部發炎。並將傳票及支票看過後﹐余即騎單車赴城中將章陳兩先生簽字章取回應用。
  下午二時二十分赴台北富有行取鍍鎂絲1.48公斤﹐並在陳先生寫去的名片上簽了收﹐就等於收條了。
  下午五時半返家一行﹐在新竹午餐過後﹐余費20分鐘時間﹐寫了兩信﹐一致翼軍﹐一附交三毛﹐恭喜他大學畢業(台灣大學化學系)並將翼軍在中心診所掛號證附入信中﹐寄出後返廠(在清華大學郵局中寫的)
  不料公司要他去台北取東西﹐早知此信就免寫了。
  在第一公司吃晚餐﹐買冰枕一個﹐準備煮熱敷肩痛﹐又購單夾克兩件﹐比新竹還便宜﹐旋于八時40分自中崙返廠﹐至寓時已十一點矣。

十八日    星期四 晴熱
  楊先生于車禍受傷後﹐仍未來公司上班﹐章先生亦未在支票上蓋章﹐有些收錢的都支吾走了。
  晚間工廠加班至九時﹐約繃絲及補銅絲者六﹐七人。
  午晚兩餐仍在小館吃包飯﹐除一段路要騎單車行三分鐘外﹐其他都極方便合適。
  今天吃兩次水果﹐一次在下午三時在埔頂買一個蘋果芒果﹐拿到郊外去吃﹐另一次買一黃色小瓜在家裡削皮而食之﹐其味不砂不甜﹐尚不如黃瓜好吃。
  晚餐後﹐將單車騎回寓所﹐出門散步至第一中心操場﹐有牧放牛群的﹐有女孩打羽毛球的﹐有牽犬散步的﹐有全家人坐在機器腳踏車上兜風的﹐毫無士兵蹤跡。
  散步返寓後﹐又至工廠與工員閑聊半天﹐至他們上車走後﹐始返寓所。

十九日    星期五 晴熱 黃昏陣雨 晚九時許地震
  上午富有行老闆由旅館打來電話﹐要公司派人去取鍍鎂絲﹐陳先生當往取回兩匣﹐以備使用。
  我廠C7電泡之原料為(1)喇叭玻管(2)空心管(3)實心梗(4)玻殼(5)鉬絲(6)鍍鎂絲或導絲(導絲為銅的﹐此刻既貴又不易買到﹐故此刻廠中用鍍鎂絲)(7)鎢絲(8)銅6頭(9)焊錫(10)樹膠)﹐借此而已﹐惟鍍鎂絲有貨而無切好者﹐甚傷腦筋﹐故章先生已把舊切絲機搬回﹐準備修復使用。
  C7燈泡之破損率甚大﹐尤已新開工廠﹐均為生手工人﹐用血本來學習﹐有的人學好後就被他廠挖去了﹐此為最惱人之事。
下午去銀行取現金﹐並給三毛買了一架最廉的照相機玩玩﹐並附買自動機一個及膠卷等﹐他今年畢業﹐不久即服役﹐此時讓他閑散閑散。

二十日    星期六 三毛今天在台大化學系畢業
  今日工廠生產率提高一點﹐計交C7燈泡9000個﹐到工約56人。
  下班後﹐整理行裝﹐將按摩器帶回家中還給沈家﹐並將照相機及自動機(兩樣是新買的)濾光鏡﹐照相機架及架頭﹐一併攜回。
  提著沉甸甸的塑膠小提箱乘公車至“梅園”晚餐後﹐再乘公車至車站乘六時五十分慢車返家﹐雖每站必停﹐但車行甚速﹐約至八時半左右﹐就過了輔大﹐而抵“海山里”車站了。
  下車後落著小雨﹐幸好每次返家﹐必帶雨傘雨帽﹐抵家後﹐衣服並未被雨淋濕。
  今上午為台大舉行畢業典禮之日﹐請柬僅一張﹐余因在新竹工作﹐未及參加﹐由翼軍前往。
  從此三兒都以高分由大學畢業﹐負擔將行減少。
  返家後﹐翼軍在看電視﹐三毛準備明日考留學試。

二十一日    星期日 晴明 下午陣雨
  翼軍近患高血壓﹐故前已將中心診所掛號單用信寄回﹐要她在週五下午去看老人內科﹐但她未去﹐近日時時感到頭暈及頭痛。
  三毛一打早就出去考留學試去了﹐晚間將參加同學訂婚舞會﹐今天返竹之前﹐不能碰到他﹐所以把買的照相機及自動機﹐像架等﹐放在他的書桌上﹐並在說明書上﹐寫了些祝賀他畢業的話後﹐我就開始去台北及故宮博物館參觀去了。
  文藝中心及中山堂都有展覽﹐平平如也﹐乃至山東餃子店吃了中飯後﹐趕大南公車至故宮博物館參觀。
  近日外籍人士很多﹐可能是參觀萬國博覽會後﹐再來台看古物。
  院方已擴建完成﹐在左右兩幢樓房上下兩層展出瓷器﹐古玩﹐銅器及書畫甚多﹐可以說使人目不暇接﹐無法一一盡覽一過﹐這是受了萬博會的影響所致。

二十二日    星期一 晴熱  本日為吾母之冥壽九十九歲
  昨晚于參觀博物館後﹐即在北市信義路購擦腳藥水及藥膏﹐一給翼軍﹐一給三毛服役用(藥膏)于七時許才由北返家﹐ 聊將皮鞋底用布擦擦﹐進家收拾行李﹐于七時半下樓﹐乘車至中崙﹐再乘8時30分直達車赴竹﹐沿途已有車禍兩起﹐約10時半抵竹歸寓。
  上午楊先生開始于傷癒後上班。
  晚間騎車赴楊先生家﹐送了台灣手工藝之白小狐狸狗一對﹐供玩賞陳列均可﹐乃是給他小孫子玩的。
  在楊先生家約一小時﹐才告辭返寓﹐惟當余至楊家門口時﹐楊先生正要騎車外出﹐我勸他不要為接待而誤事﹐但他仍陪我在家裡坐談很久﹐我知道他太客氣﹐但我甚矛盾﹐也不能馬上辭去﹐所以遇此場合﹐甚覺尷尬不安﹐但也無法可想。
  晚在寓所感覺有“熱風發”現象﹐乃服阿斯匹靈片一顆後睡覺。

二十三日    星期二 晴熱﹐下午陣雨
  上午九時﹐本公司徐董事長﹐沈董事及蔣監察人蒞廠視察﹐並與章總經理及楊副總經理共商公司業務﹐于十一時許離廠。
  徐董事長帶來匯票11萬餘元一紙及英文信封信紙並華銀[]行乙種存折一個計存5000元﹐均交余存入鐵櫃﹐匯款則由楊先生存入銀行。
  下午赴華銀及三信取款﹐華銀並索取公司執照一紙﹐赴電信局繳電話費﹐赴電力公司繳電費﹐赴瓦斯公司繳瓦斯費﹐並將新電話簿由電信局帶回﹐一切事[]完後﹐余至新竹電影院門前就開始落陣雨﹐為時約一小時半﹐不能騎車返廠﹐乃要飲料窮泡一陣﹐至五時半雨止﹐即騎車至光復路“梅園”晚餐﹐飯後陣雨由新竹而來﹐又不能返廠﹐要了兩杯甘蔗汁﹐寫了兩封信﹐一致小瑗﹐一致翼軍﹐于八時許雨止返廠﹐八時半返寓入浴記日記而眠。

二十四日    星期三 晴明悶熱
  公司新建築﹐今已在二樓之部位砌築紅磚牆完畢﹐惟在高壓線處﹐因恐觸電﹐留一豁口﹐以備于明日上午將高壓線移裝于樓之右側﹐本日下班前﹐余寫一公告﹐規定明日上班時間為下午一時至晚間九時半﹐以補足上午之工作時間。
  光復實業公司及光賢電氣廠有限公司之辦公室﹐已在光裕之左隔壁將頂及支柱建好﹐此刻已將模板拆去﹐今日下午﹐開始砌磚﹐以便早日先行完成﹐大家有個辦公的地方。
 上午楊先生來﹐將亞洲來機器及材料詳單交余轉帳﹐並將以前他製的股本傳票﹐拿回去改做。
  余之感冒似有微熱﹐前晚做惡夢為例﹐今日稍好﹐但覺頭腦悶脹﹐乃于下午二時許﹐回寓所休息﹐于三時許[]上班。
  中午餐後﹐余至一冰店﹐不期然而然的﹐頂竹王君亦來吃冰﹐喝了蘋果西打半瓶就拍拍胸脯﹐表示已喝足量了﹐真是同女孩子一樣的喝不下﹐因事先早想請他﹐畢竟他自己來了﹐是巧合嗎﹖

二十五日    星期四 晴熱
  上午電力公司移裝高壓線﹐將原來之線路﹐用包線移于二樓之右角﹐然後循樓之短簷﹐至原來接火之處﹐而通電于廠中之電表﹐外面並用塑膠管將線包起來(將線由管中串過)至十二時許完工。
  下午午餐吃得頗早﹐故能返寓午睡半小時﹐醒來後恰為差五分鐘一點。
  廠中今日因上午無電﹐下午一時上班﹐五時下班晚餐﹐晚六時上班至九時半下班﹐以補足上午之工作。
  五時下班後﹐余乃騎車至小店吃包飯﹐再騎車赴新竹﹐將藏青色單西服一件及深鐵灰夾西服一件交喬治洗衣店水洗﹐又至珍記行買夾子及大筆記簿﹐最後將鬧鐘交泉記表店修理﹐乃騎車返寓休息。
   

二十六日    星期五 晴熱 密大寄來小瑗正式入學許可
  包飯至本日止﹐半個月已吃完﹐明日起將恢復要菜吃飯﹐因學生均放暑假二個月﹐館子裡無飯可包做﹐所以他們說﹕“待學生上學時﹐他們包飯﹐你也可以包﹐一個人包是不好安排的云云”這也是實話。
  光復及光賢辦公室﹐本日安門窗。
  章先生赴北送沈董事去香港﹐晚間返廠。
  今日將亞洲來機器及材料﹐開一明細表﹐並寫一信﹐請其照開發票。

二十七日    星期六
  上午接翼軍一函﹐謂小瑗之密大入學許可已寄來﹐並已限時信通知此刻在花蓮北埔服役而正害胃病的小瑗﹐我認為這是好消息﹐但是兒子出去不變心才行﹐三毛也寫了幾句﹐並謝我給他的照相機﹐他說七月四日起﹐北港報到﹐此刻正在趕寫論文﹐照相機照了十幾張後﹐將暫存入“家庫”保存云云。
  晚間赴新竹將登記營利事業書類﹐交打字行趕打﹐當時下著大雷雨。

二十八日   星期日 晴熱
  為了產品出國外銷﹐昨日起﹐即進行營利事業登記﹐楊先生將表格拿回來﹐由我用鉛筆打稿﹐昨晚出去赴打字行將有關書類打上﹐約定今上午10時取件。
  這次營利事業登記所需申請書及附件等﹐計如下所列﹕
  1。申請書一份 2。統一申請書三份 3。公司章程三份 4。股東名簿三份 5。董事監察人名單三份 6。營業概算書三份 7。職員名冊三份 8。負責人戶籍謄本三份 9。公司執照影本三份 10。負責人半身二寸像片一張 11。申請費90元 12。登記證90元 13。經理人登記60元
  尚有房屋使用執照及房屋所有權狀等﹐此刻尚未決定
  上午將打各件取回後﹐下午即返寓寫申請書三份﹐必須用毛筆或鋼筆楷書填寫﹐下午四時許填好﹐乃攜返公司保存﹐以待週一赴北蓋董事長私章
  晚觀關山與楊麗花所演之“我恨月常圓”一片﹐流淚不少﹐人老了感情脆弱與幼兒一樣了。

二十九日 星期一 晴熱 華88度
  近日自包飯吃完後﹐在吃飯方面﹐好似打游擊一樣﹐昨午在小館吃飯後﹐晚間就沒去了﹐因為吃不了什麼﹐吃飯要炒菜﹐必定多花錢﹐吃燴飯炒飯﹐而前者太淡﹐後者太油﹐吃牛肉麵吧﹐一想也不帶勁兒﹐後來跑到大華商店一看介壽堂的電影廣告﹐乃知是演關山及楊麗花的“我恨月常圓”一片﹐我的癮頭大動﹐乃乘車前往﹐至時尚早﹐在一長安人開的小店吃牛肉麵﹐肉既大又嫩又軟﹐湯也頗有味道﹐真是得其所哉﹐吃光而出。
  今天去新竹取洗上的衣服未好﹐乃至表店取鬧鐘﹐他告訴我說﹐不可讓小孩將鬧鐘打開﹐修表是專門技術﹐不懂原理﹐沒有機械基礎是不行的﹐我告他說﹐打開此錶後門的﹐乃是二十五歲的大學畢業服役一年的大孩﹐他說﹕以後千萬不可讓他打開﹐因為其中失掉重要零件﹐所以要向你收費的云云。

三十日 星期二 晴熱
  今日蔣先生未來﹐已改于明日來廠﹐故本日所開支票無法簽蓋。
  昨日已將倉庫及跳泡間所有玻管盤點一過﹐今日已將廠中所有玻殼及玻管等盤存﹐明日將盤存鐵櫃中所有之材料﹐如此則六月底一切材料半製品等都已盤點無遺了。
  中午赴小店吃飯﹐晚在包子鋪吃蒸餃及綠豆稀飯﹐這稀飯是非常適口及充飢﹐又易消化﹐並能喝到家鄉口味及習慣的稀粥﹐十分開心
  晚間重頭工作來了﹐由八時半至十一時半﹐整整三個小時﹐算了八十人的薪水及工資﹐並將表格填好﹐以待明日蔣先生來﹐開七月四日的支票﹐上午(週末)仍可提款﹐于下午放工時發放正好﹐因為次日 為公休日(即兩個禮拜的放假日)雖定為每月五日發工資﹐但可迎合大家的希望﹐提前發放﹐員工假日中無錢可用﹐那多惱人喲!

李耀宗謄寫 2008年5月4日

[返回頁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