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紀往 | 紀年 | 西鎖簧村  |  旅漢日記 | 赴蘭日記 | 台灣日記 | 新竹 | 暮年拾零 | 家庭 | 海峽彼岸 | 子玉書法   |  食譜剪報

山西平定縣西鎖簧村 李若瑗 回憶錄


台灣日記
  繁體 | 簡體
1970
1月  2月  3 4 5  6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 月   1971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1970年10月 

一日 星期 大風小雨,氣溫下降   小軍九月二十五日來信要接翼軍去住一年

  上午計算九月份膳費及借支。
  下午計算及核覆工資表。

  二時許接翼軍一信,內統小軍一信,打算接翼軍赴美住一年。三時許,我寫好一信給翼軍,並赴新竹省中申請三毛成績單二份,統入信中。在交大後門的郵局,用限時寄出,要她速去一快信,以答應小軍去美的事。
  晚上回來寫日記,想起了家裡沒有寫好的信封,因為翼軍不識英文,所以今晚在看了“家有賢妻”一片(陳浩,李琳琳主演)後,回到寓所,又給翼軍寫了一信,並給小軍寫一信,用限時信騎車去清大郵局寄出。忽然看到對面餛飩店尚開著門,馬上又想吃一吃,乃大搖大擺地進去喊著說“我要兩碗餛飩”老闆說“下成一碗好不好”我回答了一個“好”字後,就坐下來,等了一瞬,雙份的一碗端來啦。聞著香蒜的香味,吃了幾匙後,突然發覺沒帶錢,吃完後,對老闆說“回家後衣褲都脫掉了(穿睡褲)一文沒帶出來”老闆唯唯否否的。我乃返寓,拿四元錢送去,時晚十二時半。

二日   星期五   陰雨終朝   庚戌九月初三日   我已堅辭光裕之事矣

  公司今日由陳先生來一紙條,計委及陳用兩?,各加薪200元。
  繼由陳先生約我到辦公室談話,我乃出小軍之信給他們看,因小軍接翼軍去美,家中不得不留人照料門戶也。
  陳先生轉達楊先生的意思說,要我決定幹與不幹,我乃決定了後者。蓋因數日前,我與楊先生發生口角,我便同章先生對楊君說,要楊另找他人。我因記憶差,怕誤公司之事,所以今天他們於加了薪以後探聽我的決心。
  上午核計工資,下午打工資總數,共計三張,約一百二十餘人,總計十一萬餘元。因為行數多,把手指打算盤打得酸困酸困的。打字後,已是五時下班時間了。女工們叫著李伯伯張手要著公車票,有的揚著手說再見,女工們年紀青青的,都在十六七歲,十分叨人喜歡。 光裕三樓完全修好,院中正在鋪地,中央似有一花圃。章先生是精於安排庭園的。這樣的事蒸蒸日上地,眼看著就不能做了。
  我這個人不曉得還是碰不到好機會,抑或是好景來臨前,我便神差鬼使莫名其妙地離開了。記得在重慶時候,與翼軍初結婚,搬在千廝門附近的二郎廟居住,不久就被日本飛機把那座二層樓給炸垮了。 在訂婚的時候,就從成都坐歐亞公司的三引擎客運機飛到重慶,下榻“新川大飯店”不久日機來襲,我躲在下面靠長江的山洞裡。警報解除後,我跑上來看我們的衣箱,足下踩著正燃燒著的木炭,穿越斷垣殘壁,走到原來的“新川飯店”的方位時,四樓建築只燒得剩下四樓頂上的水塔鐵?了。當時四周大火正在烈焰四射,乒乓作響,也沒有警察及消防隊,也沒救火車,什麼也沒有,任全城燒成個火城。因為全城皆火,救火車也在被燒之列,而路上被燒殘的樑柱阻塞,彷彿是世界末日的來臨,一切皆無辦法了。
  以上是我不能在安定的環境中呆下去的實例之一。其次是:在江津賑濟工廠時,接到一封建業營造廠的信,其中寫著要我去到該廠領紅利,我便坐船級乘車到了董家溪(嘉陵江左岸)該公司領獎金。一進大門,我很驚異地看到了兩層樓的辦公室及院內滿植著梅樹,都在盛開著,當時我在心中就了解到自己的遭遇是不能恰逢其盛地在該公司好好地幹下去。
  時乎!命乎!運乎!

三日   星期六   陰,小雨

  上午赴銀行提款八萬餘元,為三星光裕發工資之用。又至合庫匯款二萬餘元,係交台北華僑銀行永吉公司者。分赴華銀,三信及合庫辦事,忙碌異常。
  下午二時許返家。原與翼軍約定下午五時余尚未回家時,她可先去參加朱以錚的婚宴。不料四時許直達車才抵台北。為了怕翼軍久等,乃僱計程車返新莊。到四樓家門時,門外有一條子,上書“李太太來電話說她已去朱家婚宴了。沈太太留言”把我氣個半死,乃開門將箱子放進屋子裡,才又下樓趕赴國際學舍餐廳,時已高賓滿座。不一時,翼軍才到。問她原因,她說昨晚被房太太拉著打牌未歸,所以失約了。 送朱家禮金一千元。 我將給翼軍買的生日禮物,手錶一個,提前給她戴上。

四日   星期日   陰,小雨,冷

  今接小軍一信,仍要翼軍赴美,要在台灣辦的事情先辦云云。定於明日赴僑委會詢問一切。上午呆在家中未出去。下午赴新修的仁愛路及基隆路一遊。並至“山城餐廳”吃晚飯。今日從于右任圓環,步行至新修的仁愛路終點,即基隆路,所以十分疲乏。返家後,洗了澡,即入睡。但胃部疼痛難忍,先吃十滴水一瓶,再進“金十字胃藥”二匙才得入睡。

五日   星期一

  上午偕翼軍赴僑委會取探親表格,然後又返家吃中飯。飯後又赴松山區公所申請已除戶的戶籍謄本四份,以備連同翼軍登記像片二張,航寄小軍,向當地領事館請領接眷證明。但因人多,一時找不到原來戶籍,於四時許才算領到手。
  松山區公所出來後,偕翼軍至車站小店吃蔥花餅及鍋貼稀飯。旋至龍太太家取箱子,我赴新竹,她返新莊。
  我於六時三刻乘直達車返竹。至八時許到達。返寓後,並整理衣物及記由十月三日至五日之三天日記。此時已十一時一刻,即將就寢。今日在台北與小軍一信,述及辦理手續情形。

六日   星期二   晴,轉暖

  上午計算每一工資袋的金額及其實發總金額。業已全對,費時甚久。
  下午赴銀行提款10萬,收楊先生14000元並分配工資,計114人共11萬餘元。
  晚間赴新竹購厚紙及OK繃六盒。返廠後,又加班至九時返寓。
  與翼軍一信片。

七日  星期三

  上午計算發工資後之現金餘額,以及自己所有現金兩者之區分。結果我只剩一千六百餘元。其原因可能為九月份買錶三個約1200餘元,德貨眼鏡680元及中心診所看病以至返家次數增加等等,以致透支過多,約共2700餘元。
  下午製作傳票(全為九月底的)以便明日蔣先生來廠簽蓋支票。
  晚間加班至10時許返寓,奶粉也沒有了,而包餃子也快吃完了,所以明天還得繳包飯錢。
  買樺樹奶粉一箱,計一磅。

八日   星期四   天晴,轉暖

  一早就加緊開發支票。九時半香港老闆沈先生,徐董事長,蔣監察人等一行來廠。於十時許支票簽好後,才離廠返北。
  為了迎接老闆們,工廠自建築以來,面目為之一新。院中間有長方形花圃。所有機車,單車都停在廠之右及前面。數日前,水泥走道已鋪好。辦公室中間壁間懸一匾曰:“光耀永裕”尚寫得不錯。又有雕漆沙發椅的佈置,十分得體。  下午赴銀行存款三萬餘元。
  晚間加班至9時許返寓。又給小瑗寫一信。騎車投入清大郵局郵箱中,順便吃餛飩一碗。返寓時已11時半矣。

九日   星期五   天晴

  上午支付陳?及鐘君支票二張。整日分析預付機器款及製作傳票。下午五時離廠,乘赴桃園直達車,由桃乘普通車,於下午八時一刻抵海山里。
  返家後,見翼軍留一條云,已應邀赴房太太處雀戰及明午之宴席,迄晚未歸。 門鎖確實難以開啟,鑰匙很難插進去,乃將其拆下修理後已非常聽話,而如以前之新鎖一樣。

十日   星期六   晴明,不太熱

  上午在家看電視一步也未出門。接小齡及小軍合寫一信,並將余之藥方(增進記憶力)退回,謂該地藥房不接受外地醫生處方,故不得已退回來。
  小齡出國三年後,首次來信。信中並言要交明年的預繳稅400元,又言要我們去中華公司打聽包機機票等等。一切均為了經濟打算。小軍得有此財經內助,將來不致像我之見錢就花,毫無儲蓄。他是很幸福的。
  翼軍今仍未歸。
  下午余赴台北,擬看影戲,惟以各戲院均客滿,乃放棄原來主張,去“中山堂”參觀“唐窰”瓷器展覽,購淡硃色花瓶一個,價僅20元。
  又赴市區蹓躂。在“金陵食堂”吃稀飯後,赴總統府廣場看燈。不一時兒童們喊聲大作,原來總統府之左側遠在淡水河邊,高空中有五彩焰火,十分美麗。其間連續不斷,至八時許乃返新莊家中。

十一日   星期日  晴明,熱

  今日星期天,為雙十節第二日。晨起就給翼軍打電話,要她趕快回家,補寄戶口謄本及相片。九時許翼軍返來,乃問清楚,她先寄了謄本新舊各二份,相片四張。今與小軍再寄相片2張,新舊謄本各一份並寫信一張,用掛號寄去(由我親至郵局辦理交郵)然後購加班火車於九時三刻啟程,十一時五分抵新竹。
  在家時,並將電視機及門鎖,略加修理。

十二日   星期一   晴明,熱

  晨起吃台北帶來之蛋糕二個,飲牛奶。中晚餐都在“梅園”用過。
  上午製轉資產傳票完畢。
  下午三時許返寓記日記。
  晚間在工廠加班三小時,計算九月份一切用料數目。
  與翼軍及三毛各寫明信片一張。小瑗之信,三毛仍未轉到。
  今日下午又製作九月份應付各款之傳票數份。
  晚八時半返寓小睡後,起來再記此段日記,時已九時矣。

十三日   星期二   晴明,風大

  上午蔣監察人來簽發支票若干張。 上下午一直在搞傳票,由楊君處送回的傳票都要照他的意思更改。當然也有道理。但有點弄巧成拙。購入資產時,怕先後計算折舊(?)麻煩,乃都做了預付,趕到一次整理轉入資產時,先付的憑證,又要抽下來附入所謂實賬戶,而憑證多半是各項開在一起的,結果能抽出來的,預付就沒憑證了,不能抽的“實賬戶”就沒憑證了,弄得破碎不堪。

十四日   星期三   晴明,風沙特大

  上午除搞傳票外,又到附近購買粉筆及電插頭藥棉花等。
  下午製作明天(十五日)的期票付出傳票,計七萬多元,為最少之一月。
  三時許,赴新竹購綠色毛巾30條,並赴照相館加洗我,妻及小瑗三人照的彩色照片三張,以及我,妻,小瑗及三毛畢業照的全家像。縮小為6吋的4張,又至錶店洗錶及車站換皮鞋,小館吃餃子。但最後想理髮時,碰巧他們公休。
  六時許返寓。接翼軍信及轉來小瑗信,並匯家150美元,立將信轉給三毛。

十五日   星期四  

  報載加拿大與共黨中國建交,薛毓麟大使已離加返國。
  今日又報導近日中共,蘇俄及美國均在試爆核彈。這是很巧合的事情。
  入秋以來除了一周前的陰涼天氣,氣溫稍減外,近日一直吹熱風。新竹地區風沙甚大。而辦公桌上的灰塵片刻就就能鋪上一層,使人看到的微塵,用雞毛帚一掃,就能把塵土堆在一起。看起來風沙是十分驚人的。而陝西甘肅數十丈深厚之黃土,傳說是大風吹來的。而山東的半島,是黃河堆積成的。以此刻桌上的塵土乘以兆億之年,乘以兆億之量,其塵土量必能填滿台灣海峽與大陸相連而有餘,侚非虛語。
  上午上街,在附近採購用品。又與包工討論建築工程發票問題。
  晚飯後,將車停在梅園門口,乘公車去新竹蹓躂,擬在新竹期間將內痔及牙齒治好,以免台北新莊間花車錢。
  晚九時返寓。

十六日   星期五

  公司三層樓廠房,已完全建竣。院庭已鋪水泥地。中有橢圓形花池。所有單車均停於樓之右側。故本日包工陳?來廠,要求末次餘款52500元。余已將支票給他。而所有他開來之建築款發票52500元,均已收訖,以備轉賬。
  上午即將上項建築工程發票,一一分別計算,並將原有之預付工程款附於傳票上之發票,也一一彙齊轉賬完訖。
  今吃晚餐時,包飯女老闆黃太太給我計算飯錢,即到本日(10月16日)已將上次一個月包飯吃完。我告她明日及後日,即週末及星期日停伙,如此此次包飯從10月19日開始吃起。
  下午三時,乘車赴新竹。先至“真影”取彩色照片三張,每張9元,及三毛畢業照4張,共35元。後到理髮店“一流理髮店”理髮。又至中山堂小吃攤吃了煎蠔一碗。最後到“張國珍毛筆店”買號碼戳子一個,乘車返“梅園”吃晚飯。又返公司送證明書(楊君)後,騎車撐傘至餅店買麵包返寓,其時有小雨。

十七日   星期六   冷陰有雨,小雨

  上午製作傳票及整理帳目。又赴街上買電料等物品。又訂定傳票。
  下午二時許,由公司乘計程車(此種計程車可說為小巴士,一人或二人,多至五人均可以分別合坐此車。至站後,每人收三元。僅比巴士多一倍)赴新竹車站。因未吃午飯,乃到小館要水餃15個,肉片湯一小碗,價14元。飯後到車站蹓躂,見有小巴士(亦可說為中型巴士)兜攬客人,每人20元,隨處可下。當時需淨手,奔至公路局廁所方便後,返回登入此車。不一時已告客滿,即向北開,車行甚速。途中超車也不少,約七十五分鐘到海山里下車。
  抵家後,翼軍亦在家,謂三毛回來忙著申請學校填表的事,已經辦完返防。原來我本想回家見見他,但他已先走了。
  三毛這次回來,偕媽媽到黃家走走,也是好事。 近日返家,見蟑螂時有出沒,討厭極了。今晚用殺蟲劑驅出60隻。先後都用蠅拍打死了。吾家廚房此蟲之忽然多起來,可能是以前的垃圾煙囪被封,蟑螂出不來後,都從上面出氣口爬出來,而由風扇處進入廚房,所以沒有頂大的,而都是小的。

十八日   星期日   陰,小雨

  昨天返家,在家整理內務。撲殺蟑螂。一天沒上街,確實有點悶。今日天陰,上午尚無雨,下午則小雨濛濛了。
  上午又呆在家裡。午飯後,決心出去一遊。翼軍因昨晚窗門被我關得太嚴了,以致今日頭昏不已。她本人睡覺必將窗門盡開,才睡得舒服,否則就悶悶不樂。推其原因,我以為她的肺容氣量小,如空氣不流通,她自己的氧氣供應就不夠了,因此感到頭昏血少。而我則恰與她相反,感覺不出任何不舒服來。
  一時許,我即坐公路車赴北。先去中國日報新聞走廊看圖片。中有美軍失事飛機,模糊不清,看不出名堂來。 一時半乘大南公車赴故宮博物館。在館內整整一下午。其中值得屢看不厭的確實夠多了。豬肉形的玉石,有皮有肉,肥瘦均稱,色澤鮮明,與一塊真的豬肉無異。 玉繩子一條盤挽著結子,一顛一倒地擺在盤裡,與真繩無異。
  歐陽修的真跡手寫本,類似顏柳,別創一體。用硬筆乾墨作書,百讀不厭。
  另有一室,專門陳列御用小古董,及有歷史性之宮中用品。如有一大型純金面盆,上面鐫著“壽”字。此盆曾在咸豐生後三日,沐兒之用。 另一櫥中,為冊封貴妃之證物。有一本用金鏤成的畫冊,上面刻著被封為貴妃的文字,是用藍色的字,旁有貴妃用璽一顆,黃金鑄成,上有滿漢文字並有金盒盛放。可能在宮中冊封典禮中,賜予貴妃的。 小玩具如象牙棋子等。名人袖珍手寫真跡。 二英寸大小的名人畫冊及字帖。 另一處陳列彩色的墨,朱藍黃綠的墨,一錠錠地擺在那裡。 大臣所寫的奏摺,用正楷小字寫著。最後有朱墨批的字,書寫極為惡劣,如幼稚生所寫的。就是朱洪武與康熙,歪歪斜斜,卑俗不堪一視。一代開國君王,字之好壞,有什麼用。正因為不究此雕蟲小技,而論天下大事,才能對生民有成就,對國家有裨益。朱元璋之偉大處,就在這些地方。以至詩賦,乃為小技也。
  因太累,至一咖啡廳喝了一杯。返家後,已是六時矣。乃放棄返廠,倒頭入夢。

十九日   星期一   全天陰雨

  這些陰雨為遠洋颱風帶來者。風雖未到,雨已波及矣。
  昨晚預將給三毛買的袖珍鬧鐘指向五時,開好後,置於床頭几上。
  今晨鬧鐘雖鳴,但被我制止後,又倒頭睡了。至六時時被妻叫醒,但起身不得,兩腿及四肢酸痛。如想爬起來,感覺有如被萬斤重物壓住,起身不得,乃又糊里糊塗睡了一陣子。終於六時半勉強起來。??吃早點後,馬上登入征途。至台北公路局西站。不一時即有直達車開來。一路昏昏迷迷,時醒時困。至竹已九時半,至廠已十時矣。
  因與楊某處不來,已數次請辭,並拿出小軍的來信(接妻去美的)為證,托言返家看門,並代妻辦出境證等手續。今日他們用一郭君,為新竹人。前在華銀新竹行????,現在在台北一家貿易行做事。因往返不便,他妻子又認識章太太,所以被介紹來頂我的缺。楊先生要我細細地把一切說與他聽,並要試他一試。
  整一天教他看傳票及帳冊,講話多了,也是很吃力的。

二十日   星期二   轉晴,涼

  上午九時許,蔣先生來廠,簽發很多支票,至十一時許離廠返北。
  早晨以試算表(八月底的)一紙交郭君分製資產負債表及損益計算書,並要他將流動資產,固定及其它?資分出來。負債方面,將流動及其它負債分出來。結果他均不能分清。至要他將貸方及借方,列出淨值來,他更是不懂的。資債表內有損益科目,一塌糊塗。
  他要求知道成本如何計算。我將成本計算表交給他,教了他半天計算成本的辦法。他是不能單獨主持勝任的。
  下午因有西曬,正正地曬在我辦公桌上,非常刺目,工作難於進行,乃上街買東西,並至新竹將單西服洗了。又購練習本(大的)五本。順便赴郵局將寄小瑗及三毛的三毛畢業照縮小版及小瑗出國時,由休休照的一張(其中有我,妻及小瑗的)在新竹加洗三張,每張九元。現在將以上兩種,各寄他們每人兩張。小瑗用印刷品航空寄出,三毛用限時寄的。
  晚觀“癡情的人”一片,由關山,青山及秦蜜合演。

二十一日   星期三   晴明,無風而涼爽

  昨晚看“癡情的人”一片,今晚想起來,記憶猶新。關山可以說在片中客串演出,而主角是青山與秦蜜兩人。以前我對秦蜜略微凹的鼻子不太欣賞,故不打算看她的片子,但那點點缺陷不是全部,她先在電視上,然後在歌唱圈裡立住了腳,也有她的一手。這次看了此片,雖演得平淡,但也過得去了。  這片子可說是半歌唱半愛情片。片頭開始渲染台北大旅社的高樓,可說是小兒科井底蛙的作風,殊不知在 不遠的香港,已經有四十層高的樓。沒見過大世面的人,作出什麼事來,都顯得小氣。
  片中主題是正確的,但有些地方是太遠離事實,太戲劇化。如青山代朋友背黑鍋,與朋友的太太在生產痛苦當中,還表演吻她的特寫,此其太過分之一。其次是正在吻的時候,秦蜜恰巧看到這鏡頭,也是顯得過份了一點。製造高潮的手法過火了,人們看了只是虛笑,而不感極而真泣的。
  今晚加夜班,整理傳票,八時半返寓。
  上下午均平平無可記者。

廿二日   星期四   晴明,轉熱

  余之住屋-新竹光復路舊門牌310號-甚為潮濕。春冬之交,屋之右後方牆上甚潮,屋頂似有積水。入秋以來,屋之左牆上半截,生出一叢叢黑黴菌,毛茸茸的黑毛實在難看,乃基因於前月全島傾盆大雨三日所致。其主要原因為隔壁屋簷之水均流經此牆而被滲透,因之生長菌霉類似之物。
  屋中所放之書,揭開用手摸摸,都是潮潮的。而塑膠衣櫃中之衣袖,反生白毛。皮箱靠牆的一面,亦生了白菌。而?中之棉被,霉味濃重過甚,所以今天發了狠,把它們一套窩兒請在大太陽下曬了一天才收回來。
  晚餐後,騎車到介壽堂看電影名為“萬博追踪”其中除介紹萬國博覽會之外,並穿插二次大戰時一小故事。主角翁倩玉演來活潑自然,水準不低。
  博覽會之特殊玩藝兒為“自動空中走廊”“單軌電車”“惰性列車”等。台灣尚未見到。雖未至博覽會,看看五彩電影也不錯。

廿三日   星期五   陰晴互見,仍熱,86度

  上午核對傳票,整理現金帳等。
  下午無所事事,在院裡走走及上二樓與周先生聊天。
  晚間在梅園餐後,即乘公車至新竹。先至文昌街串了一起,再至中山堂吃西瓜一片。東門市場後面買蟑螂陷阱盒子三個。喬治洗衣店取灰色單西服一套。乘公車返家。
  近日公司請來一位曾在華南銀行工作18年及此刻在一台北貿易行的會計兼財務,作為我的接替人。楊君要我考驗他一下。我將八月份試算表拿給他,要他分製資產負債表及損益計算書,但他做得非常簡單而不對(此事已見20日日記,茲不再記)
  自從晚上睡前喝開水吃水果以來,大便就無像羊屎一樣的粒狀物而變為條狀了。尤以吃文旦為最有效。近日購柳橙三斤,擺在寓所,每晚吃二個,可能夠吃五天。

廿四日   星期六   陰暗,新竹有風,細雨

  擬接替我工作的郭君,下午與楊先生談話,因他會計生疏,不可能勝任此職,就此試用完畢。他於下午二時許返回新竹。
  楊先生告我,他已物色一二人,一位是淡江工商管理畢業,此刻在學校教書,他的家世尚好,江蘇人,將於廿七日來廠試用。但我的意思是:既是大學畢業,又?過會計,年輕有為,必能勝任。余將稍加教練告訴,即將工作交給他接辦。
  下午五時半赴竹,乘六時半直達車赴桃,再乘普通車返新莊,時間也不過一小時四十分鐘,價共20元相當劃得來。
  抵家後,據翼軍說,小軍已將接眷證明寄到。她隨到僑委會辦“人民出國許可證”不三日就下來了。她將於明日赴新莊管區派出所,即輔仁大學對面的派出所去找經辦此事之人員作好申請書,以便寄往板橋縣警局,再核轉警總境管處核發出境證。她已跑得精疲力竭,要我趕緊辭掉職務,返家幫她辦出境手續。

廿五日   星期日   晴明,仍熱    小軍來機票款400美元

  上午在家與老伴看家。她赴營盤里的派出所申請辦理出境證去了。
  一上午在家吃冰,吃得右面智齒酸痛不已。又睡了一覺,起來東倒西歪地在家裡走了一陣子,飲了濃茶才好了一些。
  及午飯前不久,翼軍已返家了。她已將派出所手續辦好。該所並即用限時信送交台北縣局核轉。如此祗有在家等待境管處的出境證了。
  下午赴北蹓躂。先至車站買了明晨七點半的對號快車票一張,然後至怡和旅行社,但已倒閉,乃至東南旅行社詢問機票價格。據云三個月有效之往返機票750元,單程460元。又去第一及今日兩公司找風雨衣,在今日公司找到一件,但太大未買,價約600元。
  返家後,翼軍說小軍寄來400元,餘款月底再寄。今日給小軍及小瑗各寫一信。十一時才睡。因明晨尚需趕7.30的火車呢,所以必須即刻就睡。

廿六日   星期一   陰,大風,細雨   永留權字號

  晨六時即起床。起床前實在太難起來了。不知何故。是否昨晚在台北散步太久的關係。六時二十五分離家下樓。六時40分乘公共計程車赴西站,吃生煎包後,即赴火車站。車開後(由基隆開來)即一直未停,行70分鐘,抵新竹。這是最快的一趟車。
  九時抵公司上班。
  昨晚看到小軍的永久居留證,茲分記如下:
  永久居留權(Permanent Residence)卡片(或稱綠卡 green card)
  ........

廿七日   星期二   陰冷,風沙甚大

  上午蔣先生來廠簽發支票甚多,同時收款人也甚多。整一上午,既緊張又忙碌,匆匆地就至中午了。
  楊先生介紹錢君來接替余之職務。上午介紹會計科目及帳簿組織。下午至工廠介紹及認識工作情形及成本構成諸要點,並將製造過程及材料,半製品及產品詳細加以說明。關於機器及設備,其作用及種類,均加說明。 又至光復實業社及三星電器廠兩工廠參觀,以便有時候有聯絡之必要。
  余於三時許乘公車至新竹取現款,洗照片及開車票證明,至四時返廠。
  晚餐後赴介壽堂看“妻子懷孕了”一片。其中有喬?王戎,女主角則無什麼名演員。全片交代不太清楚,生硬地插入了一個諧角,表演時間長而賣力多,可作填充劑觀之,所以未能向觀眾討好,可說演得一塌糊塗。看過以後只有後悔不迭。

廿八日   星期三   天晴,風大,冷

  近日天氣可穿毛衣及西服了。新竹風沙特大,辦公桌上不一時就是灰灰的一層,用布去擦拭,就能堆起一小堆土來。街上就更不用說了。
  燈泡廠就是有一樣好。這樣天氣呆在廠裡太舒服了,既沒有風沙(因為瓦斯火苗忌風吹)又溫暖如春(因為全廠皆是火舌火苗)迥然與夏日不同。夏日一到,全身是汗,又不能見風。女孩們最不好意思,因為汗水濕透衣服,貼在肉上,她也不好受,而被異性看了,她也難為情。但為了生活,她們是不顧一切的幹下去。其工作精神極可欽佩。台灣女性工作之習慣,聞與廣西女性尤過之。這種精神的養成,余雖不悉其遠因,但據余度測,有下列因素:1.可能廣西女性代丈夫工作的習慣與閩南人一樣。2.可能被日人統治五十年,而被日本女性工作精神所養成的。有人說蘇州女人多,掏大糞的也是女人。但是在台灣的泥水匠,清道夫(婦),中西藥房的藥劑師,擦皮鞋的,計程車司機,三輪車夫(婦)都是有女性的份兒。一進各種公共車輛,總是男女各半,有時女多於男。

廿九日   星期四   陰晴互見,風大,寒冷,75度

  今日整天時間,在核對機器及設備轉賬傳票。一上午尚未核對完畢,至下午四時許,才竣事。
  一個企業或工廠開始籌備,為迎合稅法之折舊及免除每月決算處理上許多麻煩及不必要的繁冗計算工作,先將必須日後折舊之固定資產,除土地不計算外,包括房屋,機器,設備,器具,工具及儀器等,於支付價款時,先分別記入預付科目,至正式開始營業時,再為分別轉入各該正式資產科目,然後於每月每年,計算折舊。這種辦法,確實於事後省時省力不少。不失為一個一勞永逸的辦法。
  下午接三毛轉來小瑗16日的信,言及他的胃病又發作以及學校太好而功課太過艱深,做不出習題來等等的情形,我非常為他發愁。
  在美國苦讀的學生很多,尤其多見於好學校裡邊,每晚讀至次晨二時是常有的事。以前小軍也說過這話。都是身體很棒,而用它來支持?架的。

卅日   星期五   晴明,風沙大而冷

  上午將因固定資產轉賬傳票由楊先生蓋章,並將九月份及十月份傳票分清後,分別編號,交由安小姐記賬。
  中午乘休息吃飯時間,赴新竹買太陽鏡半打,以備試光工員戴用。又將“真影”洗映之五彩照與三毛畢業照兩種相片取回。
  下午核算九月份帳目之試算表。因原來相差甚多,未能平衡,經大家合力找尋核計後,始發現原轉物料之銅頭毛胚,經楊先生不同意收,未能及時取消(因已記賬)及至為將它取消後,未將餘額欄之零擦掉,而被安小姐發現,才將它去掉,而計出原來之金額。第二錯誤為記賬人員將暫付款之貸方數目,誤行打入借方。
  晚餐前,因近日天冷,往返騎車去吃飯,感覺腸胃脹氣微痛。今日試乘巴士去吃飯,看看如何。飯後又去新竹散步及擦皮鞋。晚九時半,乘車返“過溝”本寓所。

卅一日   星期六

  上午在廠計算九月底的試算表,並出去買必須的東西。
  下午返家,在中午十二時的時候,在錢君絮絮不斷的相問問題之中掙脫出來,返寓所整理帶家的東西,然後提著小箱子到“過溝”車站等公車。但是久等無車,乃攔計程車,但多數計程司機,均搖手駛過去了,最後來了一輛,一招就停,是空車,我沒給他講價,而他也沒說什麼就開車了。路過各公車站,有人招呼,也均被他搖手拒絕了。我才知道上當,因為大多數跑新竹至埔頂的計程車都是在公車站攬客,至新竹車站或東門圓環時,不做聲地都收三元錢,唯獨此一司機敲我的竹槓,但我是無法可想的。因為上車時,你為何不向他問好車價再上車呢。這也是不能全怨人家的事。
  抵東門前時,紅衣童軍正在總統銅像前操槍,他停車後,付了15元給他。
  至小館吃水餃後,乘直達車返北。抵西站後,先至亞洲見王先生將“出?證?”取得,放在皮包內,乃返新莊家中。
  接小瑗一信。

李耀宗謄寫 201268

[返回頁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