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紀往 | 紀年 | 西鎖簧村  |  旅漢日記 | 赴蘭日記 | 台灣日記 | 新竹 | 暮年拾零 | 家庭 | 海峽彼岸 | 子玉書法   |  食譜剪報

山西平定縣西鎖簧村 李若瑗 回憶錄


台灣日記
  繁體 | 簡體
 

1970 1月  2月  3 4 5  6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 月   1971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1970年12月 

一日   星期二   陰,冷

   (續昨)如將國語用特殊字母拼音拉丁化,在準備工作上,非先將單音語言改為複音不可。譬如“玉”字,說時拼時,應該為“玉石類”三字來拼,聽起來不致與其它語字重複,如“芋”字用“芋根菜”以免與“魚頭”相混,如“魚頭”應改為“魚的頭部”四字來拼,而“魚”字則應以“魚族類”來拼,免與“魚雷”相混,如“雨”字應以“天雨水”來拼,而“雨水”則專指雨本身的水。“愚”應拼為“愚笨”而“余”不用代名詞,專為姓而設,或則姓余的“余”亦可改為“人未余氏”拼,于姓改為“丁一于氏”拼。“餘”字應以“剩餘”來拼,如“預”作“預先”,至“預備”似應以“預先準備”來拼。“與”不作連接詞及動詞,似此可能被不用“遇”用“遇到”來拼“榆”用“榆樹”拼,而“渝”必被摒棄,而用“重慶”來代。“淤”以“淤塞”拼。“羽”以“羽毛”拼或“羽翎毛”拼,以免與“雨帽”相混。至“語言”為“語言”。其他“宇”“盂”迂,腴,隅,於,虞,御,禹等等文言字類,可能都無法再拼,此為大癥結所在。

二日   星期三   陰雨

   晚接三毛一信。
   今日除早晨下樓取報紙及晚上下樓取信外,整天在家用布子擦抹器具。中午吃半炒半煮的飯,吃翼軍行前所剩的山東白炒肉片,並以此少許做湯。晚間吃蒸飯(餃?),因為中午12時起停電半小時。 晚間在電視上看了英國“世界小姐選美”由鮑伯霍伯加冕。
   (續昨,談中文拉丁化)
   昨日寫到將姓余的“余”字及“于”字,用拉丁及複音化,前者為“人未余氏”後者為“丁一于氏”自己看了,也不像話,但確實講,最最不像話的是“玉”音同音字有一百多個,加以中文四聲的微細模糊,簡直使中文的音貧乏到極點了。如此看來,倒不如恢復古文,駢體文,詞及詩了。因為這樣是有其深度與內容的,而白話文至今都不能單獨使用,因為它是膚淺簡單得可憐。
   但另一方面,為了適應電腦時代及迎接今後進步的世界,中文是太勉強,也可以說是“窮於應付”了。

三日   星期四   終日陰雨

   (續昨)中文既窮於應付時代的進步,為了國家的進步,必須建立創設“新文字”。我國過去文化瑰麗燦爛,乃是有深度有內容的文言。一方面我們堂堂大國,決不全部採用任何一種外文(如英文),所以創立“新文字”是必然性的。
   為今之計,一方面復興固有文化,先恢復詩詞,以後中國文學士一定能做好舊詩和詞(白話詩無深度)。
   一方面選世界上最通行而較優良的文字,作為參考,創造“新文字”,如此中國文字就是二元化了。在“文字建設”15年之後,必能有成。
   余以為將英文作為參考,用新的字母,根據美國英語的音,拼成新文字,除去國名及“我”字不用外,至其英文中之同音字,亦擬改拼法德等文字,以便使新文字有下列優點1.全拼音化,沒有不讀音的字母2.無同音字3.廢除死板的文法,改用有伸縮性的文法4.廢除時態。

四日   星期五   陰雨

   (續昨)中文之同音字,以玉字一音,約共一百餘字,略錄於下:于,宇,盂,竽,芋,雩,與,於,余,雩,裕,雨,魚,欲,渝,鈺,毓,語,育,喻,豫,予,腴,羽,遇,寓,域,預,浴,禦,鬱,瑜,虞,愚,淤,娛,譽,獄,榆,煜,嶼,輿,萸,愉,窳,馭,覦,嫗,圄,齬,阈,娱,郁。。。。。
   我們為何不完全採用英文?第一:為了國家的尊嚴,第二:英文雖好,但非完美無缺的文字。 其次,我們為何要參照英文來造新文字?第一,英語已成為最有地位的國際語言,尤其美國英語。第二:英文的音?較優。第三:我國此刻已漸採用了英語,創造新字可事半功倍。第四:創造新文字後,英語的弱點及劣處都沒有了。將來可以成為世界語言,而凌駕英語之上。
   為了尊嚴起見,“我”字不稱I,中國不稱China。我字要採寧波話的“阿拉”音,中國要改為The Center of World.

五日   星期六   陰雨連綿

   或是Rep. of Center或是以新的文法稱為Center Nation.
   新的文法決不是中文的無文法的文法,更不是英文的“硬著頭皮鑽牛角尖”的文法,而是有限制而最單純的文法。
   我們的新文法,決沒有英文的“不規則動詞”,決不用英文的時態,如現在一詞,在說話以前,說一個now,然後再說下去,不就是現在了嗎。不用進行式,而仿效中文的文法,如言未來,在說話之前,先說個future,過去,先說一個ago就行啦。
   原來的動詞照音拼,如改為名詞,字尾加tion的音。原來的名詞照音拼,如改為動詞,在字尾加一個ing的音拼。原來非形容詞的,如改為形容詞,在字尾加一d的音照拼。代名詞除了I一字外,照發音拼。
   能表現完全意義時,就是一句話,不必嚴格規定非有主,述詞不行。取消及物動詞及受詞,不用me,僅用“阿拉”,不用am及are,一律用?。搞文法改革,一定要從英文文法裡邊跳到外面來才行。而打破固有的,掙脫那些文法上的枷鎖。原來根本沒有或不需要,而被後人硬生生造出來。

六日   星期日   放晴,有風

   (續昨)在名詞中,徹底清除那些無謂計算數目與不計算數目的物質名詞。
   採用英文中的關係代名詞,僅用that及which 兩名詞。
   冠詞在用與不用之間,不加任何限制。
   介詞,連接詞照用。
   不用副詞,不定詞及助動詞。
   不分單句,複句及複合句等。
   基數,序數都要重排,採用完全的十進位數。

   上午赴國泰二村(虎林街)送交潘太太十一月份利息300元。
   下午二時返家吃午餐。
   約晚六時許郵差叫門,收到小瑗兩信,內統匯票150元。
   收陳接賢20,300元支票一張,係還潘太太的,但名字寫錯,擬於週三去竹一次。
   晚間整理照片簿,不知不覺地至深夜(次日)三時才睡。

七日   星期一   上午放晴,晚毛毛雨

   為了慶祝翼軍的生日,一整上午,寫了三封信,一寄小瑗,一寄小軍,內有翼軍一信,一寄三毛,將小瑗二信統去,都分別通知三兄弟寫信或寄賀卡去給媽媽賀壽。
   我用宣紙寫了一張毛筆信,將她的打油詩錄入,以祝賀她的生日
     辛勤鞠育廿餘年   望子成龍有今天
     半春之後將團聚   媳惠兒賢保安全
     余雖貧困人崇敬   教子信堪阃閣傳
     平生無愧對兒輩   當當正正效先賢
     爾等切記忠厚報   積善成家福無邊
           我添二句打油如下
     含飴弄孫人間樂   福祿壽喜慶?綿
   原來已寫好一個中堂,但不太理想,不便寄去。
   午餐後,即赴北郵局,將三信投郵,即至中山堂吃客飯,銀樓換錢,共得6105元,坐30路車至蔣先生家,還款5000元,仍欠5000元。
   由蔣家辭出後,即乘車返家。

八日   星期二   陰(上午晴)

   昨日去蔣家還錢,蔣太太說翼軍已有信給她,而家中還沒接她的信,很可能是生我的氣呢。迄今我已與她去三信(一封是說夏太太送行去未見著她,一封是談家常的,一封是用宣紙毛筆寫的,將她的詩寫去給她祝壽的。我等到此信她看過的第十天,即十二月二十五日耶誕節後,便給三個兒子寫信,告訴他們的經過,免生誤會。
   上午在樓頂門上裝一搭扣,加鎖鎖上。因前數日兩次陳家也未開,而不知被何人開了,不是小偷,便是無聊的鄰人。
   下午赴台北理髮,又去重慶北路及寧夏路物色厚大衣,以備三毛赴美應用,但無合適的,也沒有很厚很大的。
   在今日公司購奶粉一袋,至重慶南路買案頭日曆,日記等等,因為這些是必需換新的,一年又將過去了。
   至車站購一赴新竹的火車票,價32元,係對號快車,時間為11時,台北開的,以免明天還要洗一大堆衣服呢。
   今日上午九時許,打坐一次。

九日   星期三   晴明,轉暖

   八時許用早點。九時許即赴台北。乘11時火車至新竹,當乘公車抵光裕,對八月底存貨,作一???並協助查10月底的存料,又領得11月份薪水3200元,又至華銀提20300元的潘太太本息。於晚七時許返北。當乘27路車至松山虎林街,將取回本金2萬元,交與潘太太收訖。
   返家後,發現門口欄杆上放著信件,又至樓頂,才看到三毛的塑膠袋,乃至沈太太家叫三毛。果在沈家。三毛是有一天例假,明日晚間將返防地。
   翼軍已有信給三毛,說我給她難堪。那是自作自受。為什麼在精神上她給我難堪,將自己的老情人(似乎是初戀的情人,因人家已是有婦之夫了。所以人家太太由家鄉找到長沙,才把她隔開)找到,並引我去拜訪及吃飯,又住在房太太家數夜不歸,讓我看冷門,而她約會老情人打牌,在臨行之前夕,又給了

十日   星期四 

   (續昨)老情人機會,擬邀在家中吃離別飯,把她的拿手菜,如滷豬舌,冰糖肘子及滷豬肚,燴海參等等,都做好了。但我就沒肚量容忍此事,馬上提出與她離婚,她說離了就不能出國啦。我請她發誓(見11月28日所記)在神主前面,也已發誓了。從此我以為沒事了,不料到美後,一直不給我來信。
   三毛上午呆在家裡。午飯後與他偕同赴台北。我赴博物館看畫展,他赴車站買票及拜訪蔣太太。
   我到四時十分時,乘公路車返家。因學校散學時候,走了五十分鐘。稍後,三毛才回來,已是五時半了。倉卒吃晚飯,就下樓趕七時的莒光號去了。我怕他有誤,馬上下樓追他,但已無踪影。我乘指南公車赴北,轉計程車赴車站,而七時的莒光號已悠悠地開行了。
   三毛在我在票房附近看到他沒精打采地走來了,乃至站長室蓋章換票後於八時十分,對號快車赴防地台中清泉崗機場。

十一日   星期五   陰雨

   上午整理翼軍的鞋匣。好好的皮鞋有六七雙,都是樣子過時了,就打入冷宮擱起來,有十餘年的也有,六七年的也有。這些廢物,有如雞肋也。
   鞋匣整理放好後,又到儲藏室整理衣箱,將電毯拿出來,以備過冬之用。隨著就是掃地及擦地。做完後,預先燒了一電壺水,身上暖洋洋地(靠著膊擦的)洗了個澡,覺得筋骨十分舒暢,精神百倍。
   接著做午餐。但因擦地沐浴,肚子覺得很餓,乃把舊日餅乾放在鍋子烤焦,然後拿來吃,十分香脆可口。 午餐是昨日吃剩的飯及胡蘿蔔絲,醬丁,日本藻醬湯。
   一切做好吃好後,已是四點了。原擬赴中心診所找薛大夫開藥方(增加記憶力的)惟車行甚慢,到台北已是五點了。到中心診所一問,薛大夫已走了。
   因雨就近在小舖吃包子,又到新生報看號外。紀正得100公尺第一,得到金牌,有一400公尺得到銀牌。並看了清宮殘夢及紀正之運動記錄五彩片。

十二日   星期六   陰雨

   上午整理內務。將好一點的衣服掛於衣櫃內。其次的,掛於塑膠衣櫥中。其餘襯衫等,均掛於克難衣櫃中。
   整理了客廳的書籍。將衣櫃內的東西,都分別歸放於箱中。
   將電扇二個,置於衣櫃頂上。
   中餐:醬豆(冷的)洋蔥炒飯,踏地菜湯。
   今早大便兩次,乃因昨日吃柚子半個。余對柚子,吃了很對便秘有效。而香蕉橘子一點作用沒有。可能是素日常吃香蕉及橘子,所以身體內不缺它們所含的維他命。而文旦柚子及柳橙,因不常吃,在體內它們的維生素不多,所以吃了有效。
   今日一白天沒出去。除早晨早點前,下樓取報及晚間四點過後,下樓取信外,均未出門一步。但晚間看完電視後,因早點沒有了,所以上新莊街上買麵包及柳橙。
   今日開始讀林格風,準備聽唱片。
   上午十時許打坐一次。

十三日   星期日   陰沉,有寒冷來襲

   上午洗衣服及蒸飯等。上次買米五斤,兩次就蒸完了。每次約八杯多。今日煮了滿滿一電鍋。午餐吃醬豆,涼拌豆腐乾洋蔥,爬地菜湯。飯是蒸得很軟的。
   下午三時許赴北。至西門國小下車,即步行至昆明街估衣流當商行,選了一件日製舊厚呢深藕灰色條紋大衣。假如明年三毛出去,如至北方寒冷各州,這件大衣與給小瑗的差不多,可以頂一下寒氣,而度過嚴冬。
   在成都路咖啡館要了一杯咖啡,然後把風衣脫下去,換上新購的舊大衣。看起來很是大方而又寬大,甚為滿意。前些時,翼軍給我買的寢衣,尚需380元,而這件大衣,僅280元。
   今晚至為寒冷。街上吹著冷風。穿上此大衣,身上暖洋洋的,一點也不覺得冷了。
   兩日來,在每晚七時半的“清宮殘夢”都是在新生報走廊看的。那是由該報同三陽公司舉辦的通訊衛星轉播亞運實況,全是彩色的。

十四日   星期一   陰,晚間星斗滿天

   一整午在家裡做菜擦桌子。
   上午九時許赴菜市買菜,一轉念間想起了去年無意中散步到新海大橋靠板橋的一端橋下,看見許多金店盛戒指的空盒子,又在近橋墩附近,發現一帆布提包,打開一看,也有許多放首飾的錦盒。(略)。這已是將近一年的事了。所以此刻走近菜市場時,就望到了橋的彼端,馬上又舊地重遊了一次,然後返回菜市買菜返家。所買的菜皆是準備做紅蘿蔔絲的。忙了一上午切絲炒菜。到一時許才吃中飯。然後小睡片刻。
   五時許下樓取信,果然有小瑗的賀年卡及三毛的信,他說一路不太順當,返營的當晚十二時許才到基地。
   看完了“清宮殘夢”的電視後,即下樓去輔仁散步,至十時三刻返家。

十五日   星期二   轉晴轉暖

   上午赴台北中心診所看病。當承薛鈺興醫師開處方(增記憶力的)一張。
   中午在中山堂餐廳民眾食堂吃客飯,計付12元,係先買票,後吃飯制度。小碟炒和菜(內有紅蘿蔔絲,豬肉絲,粉條及青豆等)一小盞炒小白菜,一小碗冬瓜筍片湯,白飯兩碗。我吃個精光,因為太好吃而又適量,並且經濟非常,實惠非常。
   下午赴中山堂,國軍文藝中心及省立博物館,歷史博物館等處參觀。歷史博物館樓上展出旅美水彩畫展,樓下展出貝多芬年譜展覽,均極成功。
   晚間起草告三兒(小軍,小瑗及三毛)書。這次三毛回家說,媽媽給他的信中暗示說我在臨行前晚,因為拒她與李某某話別,給她難堪云云,(本日日記黏附草稿一份)這也是事實。當時我因數日的忍耐,一發不可收拾,所以才迫翼軍選擇二途。一為離婚,一為要她與李 某某絕交,並在祖宗牌位前發誓,以資信守。她選擇了後者。(附信稿一全份)

十六日   星期三   庚戌十一月十八日   翼軍生日本為十一月十七日,但美國時間為十一月十八日

   每日早餐麵包牛奶及茶(龍井)
   每日午餐蓮花白炒飯,鯊魚皮白菜湯,炒紅蘿蔔絲(冷的)柳橙二個。
   今日晚餐為鯊魚皮白菜湯汆飯,醬豆(冷的)百事可樂加高粱酒(少許)及柳橙二個。
   今日上午即將昨晚起草好之“告三兒書”複寫了三張航空信紙。寫完後已是下午二時矣。乃用晚餐,餐後即下樓散步。下樓後覺得渾身熱洋洋的,乃上樓減衣,仍覺熱得難受,並且覺得懶洋洋的。乃取消散步計劃,和衣而眠。因為自己已頓悟自己在百事可樂中摻了好些高粱酒,所以此刻的體熱乃是微醉的象徵,乃和衣而眠。此刻約為晚六時半。於次晨四時半才醒來。馬上起床盥漱畢,赴新莊路做晨起散步。下樓梯時黑暗無比,乃將樓梯間電燈開了。到街上祗有數小販生火工作。一犬見 我狂吠。我叫它至身邊,拍拍它的頭,它友善地送了我一程。我散步至新莊路東頭計30分鐘,然後返至車站早點。

十七日   星期四   陰,無雨

   昨夜因數日來,首次飲了頭尾酒(百事可樂加高粱酒)以致和衣而眠。至今晨四時半才醒來。乃出去散步及早點(豆漿油條及餅子)返家後又倒頭睡著了。至八時醒來,乃披衣盥漱後,整裝下樓趕聽台大醫院外科講堂的沈剛伯演講“說史”至時已九時四十分了。入座後,因距離及湖北方言等等關係,幾乎打起鼾聲來,但又不便半途出去,祗有忍耐著,等演講會完了,才出來。
   先到台北郵局寄信三封。計小軍,小瑗及三毛各一封。隨後至中山堂餐廳民眾食堂吃12元一客的客飯。有醬丁,炒黃豆菜及菠菜粉絲湯。全部一掃而光,並細嚼爛嚥,邊吃邊看中副,十分吃得慰貼舒適。
   到中心診所尚不到一時半,乃在候診室假寐片刻,以待至下午三時請“鄭不非”大夫診視攝護腺炎。在候診室中又碰到了朱太太,也在看膀胱炎。診後他說不必拿藥,乃至街上大吃橘柑後,乘車返家。

十八日   星期五   晴,轉暖

   上午洗衣服一大盆。
   下午赴三軍總醫院看攝護腺肥大症,並開一處方。
   晚餐在昆明街吃了生煎包及油豆腐粉絲後,去重慶北路一帶小攤又吃蠔仔湯一碗。
   最近我在某(?)種事上,使我大感意外。彷彿天地之間有什麼看不見,聽不到,但能在感覺及某些事件結果上察覺得出來的什麼主宰或神明,並非自己心理上的原因使然。
   我之一生為了賺點錢,有數次失敗得非常奇特。最顯著的是由重慶運藥品(萬金油)到蘭州及由蘭州匯款到西安的兩事上,使你感覺到有陰差陽錯而莫名其妙的變故,而使我始未料及。其損失不貲之程度,幾乎使自己破產。除將應賺的失掉外,又將原本丟失殆盡。我想這些是有
   神明主宰的。

十九日   星期六   陰,小雨

   上午整理相簿。數年前有一種下面刷膠,上面加蓋玻璃紙的照像簿流行著,把照片弄得很不乾淨。近年來又盛行袋狀相片簿,兩面都可裝信片,裝的數量比膠?及刷膠的都裝得多。這次先後已買了五本,將原來舊照像簿裡的照片,完全移裝在新簿裡。 今日將一本刷膠照片簿裡的照片完全取下來,翻扣著放在床上,以便將背面膠汁乾燥後,再裝入袋型相簿內。
   下午赴兒童樂園及動物園一遊。動物園中之白犀牛,非常喜歡親近人。我將它的角摩了又摩,用力捶擊牠的背脊,牠動也不動。可能牠的皮膚(牠的皮同象一樣,光?無毛,堅澀異常)有癢的地方,所以喜歡人捶牠。當然不能搔,因為它同牆壁一樣。這同牛及鱷魚附近均有白鷺圍繞,或落於牛之背上,可能這等於聾子背拐子,互得其利,牛蠅及鱷魚附近的殘肉(或齒上)可作白鷺的食物。

廿日   星期日   陰

   上午整理相片簿。將所有以前訂本地相片簿完全不用。另有二本集郵簿。我前用集郵簿插相片,非常方便。其中一小型的集郵簿,將三毛的大專集訓及中小學照片均行裝入,已滿一本了。大型的一本集郵簿,將翼軍所有之婦孺小張照片,均已插滿此簿。
   中餐今日特別加菜自做。紅燒黃花魚三條及番茄雞蛋湯,炒(素)飯,均一一吃得精光。
   三軍總醫院之藥,昨晚已開始服用,計“欲百朗”每日二個,兩種維他命丸,每日各三粒。又增記憶力之藥片每日二粒。
   今上午首次下樓向最近之菜攤買菜,並不太貴,又買番茄一袋。
   忽看日曆,今日為二十日,是魯太太的會期晚七時下去訪沈太太,將會錢260元請她代交。她說本月份利息較上月為低,寄40元,共交260元。而上月份為利息70元,計交會錢230元,是由翼軍交她轉的。

廿一日   星期一   晴,轉暖

   上午清洗地板及擦抹器具。由十時至十二時,三小時的連續工作,以致身體熱得連衣服都不能穿了。打掃擦拭完後,自己也將自己的身體洗了個澡,舒適異常。
   昨今兩日,所清洗的東西,發現有永沒有揩過的,如熱水瓶即為一例。在今年九月我回到家裡,走到廚房,看到碗櫃上的油漬,可能自搬來後從未擦過,我也沒說什麼,默默地用洗衣粉將它擦淨。
   翼軍她在家裡一個人孤獨的生活,當然過不起勁兒來,祗有串門打牌,或是在家看電視。我看到她肚子也大了。這是年紀關係,人老了就精神不行了,於是就不如年青時候勤快了。當然不能比我自己。我雖然不每天洗澡,但對家裡東西非把它弄乾淨不可,尤其對最不清潔的地方,最是我勤於動手清理的地方。過去在新竹及吳興街掏水溝都證明了我的這種個性。另一方面,受此個性的影響,對人方面,也有“嫉惡如仇”的事例,而這樣對人就不好了。
   下午參觀電子展覽,場地在國際學舍,完後就近在東門小館吃生煎包子。

廿二日   星期二   晴,暖

   上午整理前走廊大水甕裡面的東西,找出耶誕裝飾燈數串,都係五六年前東西,不堪掛用,丟之可惜,閒來無事,用剪子將電線剪下來,以備日後或有用處。其餘均丟掉了。 又看到燒飯用的插銷燒爛了,碰巧有一個新的,才把它換上去,就可以派用場了。
   午餐做了一鍋番茄雞蛋菜湯,飯是十餘天前煮了一鍋,此刻尚未吃完的,明日還可以吃一天。上次五台斤米分兩次煮,每次兩台斤半要吃兩個禮拜。五斤米要吃二十八天了。今晚出去,帶回五斤中部米來,差不多可夠一個月吃的了。
   下午出去散步,到新泰路口,可巧有開向“苦苓林”的車,上了車至泰山下車,慢慢在路上散步,一走走到了陳誠墓園,從下面往上走要登上二百五十級的石階。到頂端後,遠望台北,煙嵐一片,不太清楚。此時薄暮時分,又見遠遠地有一座高樓。我問旁邊的?地人他就說是新莊省立台北醫院的九層樓。晚吃麥片鹹粥。
   中午打坐一次。

廿三日   星期三   晴明,轉暖

   近日每晨七時即醒。八時半早點(麵包奶粉)因見天氣晴朗,即登樓頂四望,並在太陽下運動,以舒展筋骨。隔鄰白狐狸狗,狂吠不已,蓋樓上來人甚少,以致見生人即吠。對樓也有一犬。此犬與彼犬,均用繩繫在樓門口,殆亦防盜妙法,人同此心也。
   從、樓頂下來後,聞廚房內開水翻滾呼嚕之聲。看時,水已沸耗過半矣。乃注諸熱水瓶中。
   整一上午,都在儲藏室工作。將由太原帶來之紫漆鐵皮箱拉出(此箱已陪余幾三十六寒暑矣)其中盡儲兒輩信件及稿件,把它整理一番,去蕪存菁。一上午也未整理過二十分之一。此中有小軍行前之三劍客連鎖信件,即一人發出此信後,大家傳閱,一一簽名,最後再將信轉歸原寄信人。其中有黃碧端,袁玉芳,張惠元等之信件,余亦將其保存,以備日後翻閱到了,也讓小軍他們回憶一下過去的趣事。

廿四日   星期四   陰雨

   上午整理小瑗,三毛及小軍在成功嶺受訓,小瑗台大退學等文件及我與翼軍去的家信,讀來令人痛心。
   另一?我自己看自己給小軍小瑗的信,也使我看了悔恨不已。而小瑗之被台大除學籍,我去信警惕,勸說及責備的話語,我此刻看來,仍不以為意。因為那是必然的及起碼的對他的反應,是無可厚非的。有看其他的信(有幾封是這樣的)信內寫著1.限制他們多花錢2.要他們記賬。當然前者之涵義及作用與用意,當然是怕花多了。因為當時家中經濟不太好,大家省一點,並非不多給他們錢。這事可從後來決心遷台北,讓他們吃好住好,以及小軍大一時,初入大學後一個月返家,余憐其突然瘦弱,而加他月費,又給他買夾克,但後來與陳美可有前車之鑑,所以對小瑗亦具戒心。至於後者要他們記賬,其用意在防他們將錢用之不當,尤怕他們因濫用錢而誤入歧途。也是為父母的為了他們才這樣做。最後三兄弟都結果圓滿,乃上大學時吃過苦,不止在經濟上,而且在學業上也有表現。俗云“不是一番冷澈骨,焉得梅花撲鼻香。假如他們上大學時,家中富有,小軍在二年級之失敗後,恐怕掙扎不起來了。小瑗在被台大除籍後,他決不能再復興自己,必是一敗塗地,而入感化院了。古人說”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實至理名言。

廿五日   星期五   全日下雨

   鎮日下雨。在家整理紀念物箱子。我與翼軍,小軍,小瑗及三毛,每人各放在一處。已整理兩日,迄未完畢,明日再整理。
   在整理過程中,發現許多以前找不到的記載,而此刻於無意中得到了:  
   1.一張李煒宗孩童半票的中國航空公司第0724972號購票證上,才獲知翼軍及三個孩子,係在37年11月19日由西安乘飛機到上海的。
   2. 由一張民族報收據上,乃知吾家於民國40年5月初由廠中搬入新竹市中華路485之一號的。因為收據上的日子為40年5月11日開始訂報的。 所附曾慧如瓦斯費及韓棟才電費四月份的收據,亦可作佐證。並於6月3日因過戶繳訖教育建設捐675元(原為中華路235號)七月份繳訖公產租金七月份費38元。
   收小瑗來一信。
 

李煒宗機票(西安-上海)1948年11月19日

新竹公產房租催繳通知單 1952年7月

民族報定戶收據 1951年5月

 

省立新竹醫院門診券 1952年1月2日

中心診所肺部X光:1961年

 

   廿六日   星期六   整天細雨紛紛

   在整理紀念物箱子時,發現如下資料
   1. 民國四十年五月間在新竹雍南化工廠當時之待遇如下: (每個月之收入總額)
      膳費津貼                  $135.00
      薪津(收賬後再?用)       610.88
      子女教育補助費             300.00
      房租津貼                    70.00
      後櫃薪津(收賬-存周君處)  418.25
         每月薪津總計          $1534.13     
   2. 民國40年11月間,余因去基隆觀光在一旅館中由夢中被蟲類咬醒,奇癢無比,可能是大跳蚤,背部中央被咬。此後即患兩週熱,其症狀,在發燒時,腹部蠕動異常。12月28日到朱學琳處診治。余因發燒時,每係下午三時左右開始,當日打一六零六藥針,因誤以惡性瘧疾治療。次日余忽於606針之毒性,未防發燒,在一時許,請朱君打一針該藥。朱為醫生,不知606之劇毒,即將針打下去了。這種藥不能連接打的。余返家後,自己覺得身體不由自主,腦子裡四大皆空,已中毒了。廠中人紛紛來看,當於41年1月2日住入省立新竹醫院。經過多次檢查,並未獲得結果,兩週過後,自己就好了,於41年1月16日出院返家。
   打坐一次。
   上午整理臥室中電唱機內放的東西。十時起又開始刷全部的紗窗,至下午二時許才完,然後吃了稀飯。
   小軍來賀年片及小笛照片九張。真是張張完好,都是笑嘻嘻的,真乃“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漂亮活潑極了。

廿七日   星期日

   昨天整天下著毛毛雨。今晨雖未霽,但雨已停。於中午時分,我就外出了。先到渠畔小店吃20個水餃。然後乘車至西門參觀畫展後,乃乘中興巴士赴中山博物館參觀。日前報載該館即將於元旦起提高門票為十五元,所以趁早看看,開年就不看了。於四時許參觀完畢,乘29路抵台北大橋,走行15分鐘而過,再乘公路車返家。
   三毛來一信片。何平來一信片。
   打坐一次。

廿八日   星期一   上午晴,下午陰雨

   今日整理紀念箱,發現如下之資料:
   1.民46年(余49歲)七月二十三日,至省立新竹醫院檢查身體一次。當時余已發胖,症狀為:肺內呼之氣很熱,心臟跳動不規,有時快至每分鐘120次。
   2.民50年9月8日及25日兩次赴國防醫學院附設之中心診所胸腔內科陳大夫檢查身體左肺上方浸潤,左右肺下端,胸膜有變化,大動脈有些微伸長的現象。乃慢性的極輕的左上肺的肺結核,左右兩肺下端胸膜腔的變化。12月28日去中心診所取藥回來開始服用。
   3.民44年8月27日編組民防隊時,余以有內痔之病而獲免編。
   4.42年9月13日下午一時半,新竹家中被小偷竊去現鈔(新台幣)銀圓及翼軍之項鍊等物,當報警查辦,當將金飾追回,並押小偷來家表演一番。
   5.民43年7月24日台灣省立新竹中學通知小軍被錄取為初中部一年級正取生。
   6.民52年竹中高中部招考新生,三毛被錄取。計國59.9英92數77社72自90.5,總391分。
   7.民37年8月20日政府公佈發行金圓券。
   上午赴菜市買鯧魚,及炒醬丁用材料,又葡萄乾及香麻油等。
   晚間炒嗆(辣)菜,十分成功。
   電視機突然啞了,請人修理也未修好。決於明下午給將軍牌服務處打電話。

廿九日   星期二   全日下毛毛雨

   今整理衣物。發現翼軍行前的準詩篇如下:
     思子偶感有成 (可能為七八月份所作)
   紛紛細雨夢沉沉   至盼來函慰我心
   望眼欲穿無隻字   夜夜難眠淚盈盈
   人生一切均如夢   問兒何日有佳音
   是否繁忙難捉筆   或為身體欠安寧
   祈禱上蒼多保佑   賜福吾兒萬事興
   昨日三毛來一賀年片,今日來一信,謂可能於一月五日請五天的假返家。
   昨日所記之第二項,余赴中心診所治肺病,於服藥半年後,經該所檢查,已經完全康復矣。 今日檢查儲藏室有如意肥皂一盒,約十七塊,已經風乾如石頭一般,乃將其到余太太店裡,每塊作價1.50元換回高粱酒及鹹鹽。 昨日炒嗆菜已成功,其訣竅為火越大越好,炒的時間約一秒鐘。預先將鹽及味精放入拌勻,大火炒一下就熄火起鍋,將碗扣在菜上,即可蒙辣。 中午炒醬豆一鍋,約可吃十天。 晚間上街散步。
   今午打電話給將軍牌服務中心,下午三時來修,換真空管大小各一,費160元。

卅日   星期三   陰暗,毛毛雨

   接小瑗一信,為媽媽鳴不平。
   接密西根一信,謂最近將決定給三毛機會,因為他們已將三毛申請書提出。
   上午將密校來信謄清一份,將原函用限時信轉給三毛。
   晚間由新泰公寓沿豐年街散步至新莊路之東端入縱貫線處,然後再抄回來,約一小時許。
   全日都在整理東西。將空罐頭及奶粉箱等放置在樓梯間頂層上。
   又將翼軍床頭的電視周刊等,拿出來一一細看一遍後,即分置於書架上,以免日後再重複看它。
   近年記憶力太差。今日之事隔日再記,就將當日一切,忘了大半,不得已再努力的去作聯想,亦無所得。人到老了,就一無用處了。年青時學習什麼都行,如音樂,如繪畫,如各地方言,如唱歌,其模仿力之強及適應力之高,而自然而然,不加用力,就可以使出來的。

卅一日   星期四   陰,毛毛雨

   早餐後,即穿好衣服,赴台北參觀各展覽會。先到中山堂,為中畫展覽會,作品以畫馬為主。又到省立博物館,但因整理內部,未開門。再到國軍文藝中心,這個展覽已於數日前看過。
   乘零七公車到歷史博物館,以清宮圖片展覽最充實,又有由紐約博物館送還我國之西太后畫像,以框頂太高,乃放於地上,框寬八尺,高約一丈多。 圖片中有珍妃井,我一看就心中難受不已。為此深愛光緒又忠於國家的近代佳人的犧牲而落淚。由該館出來後,即到九九歷史博物館,該館租用文化局文藝中心及羅斯福大樓二樓展出, 有竹杖山及米芾的墨寶,郎世寧的馬,唐代的墨,定窯的白素(青?)隱花瓷器,皆是價值連城的古物及藝術品。坐44路到凌雲畫室看了看,一些新潮派的圖畫,不值一看。
   晚返家觀國貨皇后加冕典禮,在電視中很清晰,並有山西小姐張玉玲,十分美麗大方。

民國五十九年吾家大事紀:

   1.小軍已盡父兄之悌道,不再寄錢養家。
   2.為了小瑗的出國需錢,我不得不再作馮婦,在記憶力不濟的情況下,每日緊張而忙碌的工作著,挨受著不肖上司的暴戾無理的叱責。從二月到十月底。
   3.美國西部時間五月二十二日一點四十四分小笛在洛杉磯Cedars-Sinai Medical Center誕生。
   4.六月二十日,三毛畢業於台灣大學化學系。
   5.八月十六日,小瑗得到Ann Arbor密西根大學獎學金,出國深造,乘環球客機於晚九時十分起飛赴美。
   6.五月二十九日下午五時許,余被機車掛倒重傷。
   7.十一月二十七日下午十二時五十分,翼軍赴美。
   8.七月四日晨,三毛赴北港受訓,開始服兵役一年。

卷末感言:

   命運的臧否,每出人意表,殆宇宙間誠有神乎?洵自抗戰初起,日機轟擊渝市,每次死者逾四百人。在一次疲勞轟炸夜襲中,大隧道斷電無風,一夜窒息死者?萬人,亦不聞有鬼哭神號之事,即耶教教堂及佛寺古剎,彈之所至,使耶像肢解,我佛碎身,亦未聞其使諸法力,而揮炸別落。故余經此實驗及閱歷後,乃不復信天地間有鬼神也。
   然命運屢與人捉迷藏,而夢幻中之深邃的喻意以及歷驗畢肖的未來而發人深省的啟示,非份之財帛與耽樂,在神差鬼使下,非得而復失,即招病禍與天罰。在我六十二年的歲月中,是屢驗不爽的。宇宙間豈有“真宰”否?

李耀宗謄寫 2012624

[返回頁頭]